Podcast: seahorseplanet.net

女权主义是航向,你是自己的舵手

本期节目回应了一位年轻听友Z的困惑。作为一个觉醒的女权主义者,她一面了解到女性在男权社会里生存的不公和风险,一面又感觉到自己和男性相处时会忍不住产生好感。她想问:如何跟男性相处才是对的? 这个问题相信困扰着很多年轻的女权主义者,但其实,在复杂的现实世界地形里,绝对的对错是不存在的,如果每个人的日常行为都要有那么细致的规训,那就变成了虚妄的男权宗教。坚持原则和教条主义是两回事,因为害怕出错而不敢自己做出决定,反而会丧失主体性,这不是有机生命体的发展方式。更重要的问题是:我们的方向是去往何处?我们在这个生命的阶段所作的一切,是否依然在向着目的地去?只要内心笃定,方向清晰,你就是自己生命最可靠的舵手。

Read More

糟糕的纳入式

经过19世纪到20世纪的努力争取甚至是惨烈斗争,人类女性似乎在男权社会里得到了更多的自由,这其中就包括一些性自主权。大部分女性不会再因丧失所谓的“贞洁”而被社会抛弃甚至杀害,她们甚至似乎获得了掌握自己身体和快感的权利。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并非如此,谈论女性性生活里的某些事实,依然是禁忌。在一个看似自由的时代,女性依然不得不面对很多身体和健康威胁,而谈论这些威胁会被认为是“扫兴的”、不体面的。 本期海马星球和医学博士生大魔王一起探讨了女性的自我身体探索、她们快感的生理机制和“性生活究竟是什么”的问题。 最重要的是,男权社会塑造了 “性生活=异性之间纳入式性行为”这样的僵化错误概念,将生殖行为等同于性行为,这对女性的健康造成了巨大的危害,让女性时刻遭受怀孕和病毒的威胁。 我们还讨论了电影《可怜的东西》里的父权性霸权和恋童癖问题。 当女性充分破除从小被灌输的这些错误观念,重新发掘性的丰富、灵动的可能性,她们或许才能体会更完整的自主性,更完整地体验自由快乐的性愉悦。 节目中提到的一些书籍文章和人名: 《海蒂性学报告》by 雪儿·海特 《三八节有感》by 丁玲 《革命的幸存者-曾志回忆录》by 曾志 Julie Bindel(英国) 《女性没有不痛的选择》by 张苹(报道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MKn7rXpGQl6ku-9MF8vfwA)

Read More

听友互动:女权主义者就得赚大钱吗?

这一期节目我回应了两位听友的来信。 第一位听友说:“想和您探讨一下一直困扰我的一个问题,是关于女性主义、金钱与自我价值评估的。”这位听友认为,那种觉得经济独立之后才能人格独立受到尊重的想法,可能也是有毒的。然而她日常听看女权主义的相关内容,总会涉及到经济独立甚至财务自由的话题。她深知赚钱的能力只能代表人的一部分价值,但是在现实社会中,比如社交场合中,女性朋友时不时提到她男友工资低时、刷到“女性要搞钱”话题,她就会非常焦虑且无法与低工资的自己和解。在各大社交媒体上,为什么你的目标是成为一个平凡人/女性(不是躺平类型),都有些政治不正确了?“我所认同的女权主义,一定不是偏向于精英主义、绩效主义的,应该是平等爱每一个人的。”“有没有什么书籍纪录片、影视剧、播客有涉及到这个问题吗?” 第二位听友表达了她的两个困惑:不想进入恋爱关系,但却有身体接触的渴望,以及面对女性朋友们比自己更好的家庭条件,在巨大的差异面前羡慕而迷茫,担心担心自己无论如何努力也难以实现自己的目标和梦想。 从阶级、历史、性别收入差距和我们所处的时代和国家特征去看待自己面临的个人问题,会让我们更清楚自己感受的正当性。当然,也需要学会善待我们自己的心理知识,以便帮助我们对当下保持专注,消除对未来的不安。 播客中提到的书名: 《父权制与资本主义》[日]上野千鹤子 《凯列班与女巫》[意]西尔维娅·费代里奇 《去他的父权制》[法]玛蒂尔德·拉雷尔著

Read More

保护自己,好好吃饭

人们说,食物是妈妈/姥姥/奶奶/爷爷/爸爸的爱。 人们说,食物是乡愁的起点和终点。 每当说起食物,人们总是一厢情愿地联系到这样温馨的画面:一家人围着桌子坐着,大人慈爱地给孩子夹菜,所有人快乐地笑着。 但我们都知道,这并不是故事的全部。 为什么我们说到食物,通常只聊对它的渴望,以及食物的治愈能力,却很少说到它和权力紧密相关? 食物跟政治权力紧密相关,从监狱里的食物分配等级,到一个国家内部和全球食物的分配等级。性别权力等级,也决定了女性平均而言更少获得蛋白质,决定了男性因此平均而言会更为健壮。 在家庭内部,食物也跟权力紧密相关。购买、准备和分配食物,餐桌上无处不在的代际权力较量,也会破坏孩子和食物的关系。 本期海马星球再次请来餐饮业的墨鱼和心理咨询师殊寒,聊了聊食物之中那些不温馨的权力关系,希望通过正视这个关系,帮助孩子们找到办法,去重建自己面对食物的主体性,建立与食物的健康关系。

Read More

跨越世纪的女性回忆:柳红(下)

在上集里,正在维也纳大学攻读博士的柳红老师,一位备受尊敬的当代中国经济史作者和独立学者,讲述了她的姥姥和妈妈和她童年的坎坷人生经历。 下集里,柳红老师回忆了她从少女时代至今的历程。妈妈在劫难之后重启人生,她和姐姐相互扶助考上大学,她进入了80年代中国经济改革时代最重要的机构之一: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目睹和参与了当时的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改革的探索性研究。在这些研究探索里,很多不为大众所知的女性领导者,立下了幕后功劳。 在跟海马星球的对话里,她坦诚地分享了自己年轻时的职业困惑,如何找到力量去应对中年丧子巨大痛苦,以及如何在灰烬里涅槃,找到新的生命意义、深刻体会到历史责任感的历程。

Read More

一起聊聊吵架这回事

大约从五六年前开始,春节前的社交媒体热门话题里就会出现一个小类别,就是年轻人之间互相传授各种怼亲戚指南、吵架指南和跟母父对刚指南之类的技巧。这些技巧看似戏谑,但并不是仅仅为了取乐,而是一代被长幼尊卑秩序压抑的年轻人,受够了长辈们施加的婚育压力和各种不现实预期,咬开“亲情“、”面子“这些透明丝线缠裹,想要破茧而出。在几千年来崇尚群体和家庭甚于尊重个人意志的中国历史上,这样的现象应该是史无前例的。 当然,一直被家庭、教育系统和社会压抑了攻击性的中国女孩子们,总体来说依然处于破茧的初级阶段。她们在父权社会的工作、生活、职场和原生家庭里,难免遭遇轻视、打压、攻击或者边界侵犯。面对这样的时刻,准备好能量和技巧去反击的女孩们,会发现自己深藏的能量和力气,勇气增加、技巧娴熟之后,就会有许多意外惊喜。 本期海马星球请到《天然女宝》播客的两位主播,番茄和Melody,一起来聊聊吵架这回事。我们从为什么要吵架,什么时候需要吵架(什么时候不需要),聊到一些具体的吵架技巧。两位年轻女孩分享了她们在吵架中成长心得。如果需要更多关于过年回家如何吵架的技巧,可以在《天然女宝》播客里找到。

Read More

跨越世纪的女性回忆-柳红(上)

在数千年的父权社会里,女性丰富、鲜活的历史大部分被忽略了——从国家历史里,也从家族的叙事中,如果她们的成就极为突出,难以忽略,那么也难免被父权叙事者扭曲。更令人难过的是,由于长期在权力和话语体系里被边缘化,女性也不认为自己的故事是值得讲述的。因为这样的原因,很多年轻女性对自己的长辈女性的命运和经历,也缺乏了解。 为了给这巨大的空白增添一小片拼图,本期海马星球请到了正在维也纳大学攻读博士的柳红老师,一位备受尊敬的当代中国经济史作者和独立学者,来讲述她的姥姥、妈妈和她自己的人生经历。 柳红老师的讲述分成两部分,在上集里,她讲述了自己如何因为妈妈纠缠一生的疑问“我妈妈到底姓什么”,而挖掘出她早逝的姥姥悲伤的故事;她的妈妈作为热忱参与新中国建设的第一代年轻女性,经历了怎么样的起起伏伏;而年幼的柳红和姐姐妹妹,在艰难的童年和少女时期,如何相互扶助,最终彼此成就。在大半个世纪里,三代女性之间深沉的爱,是她们坚韧的力量的来源。

Read More

如何在权力游戏中不内耗

权力的较量无处不在,从家庭到职场,从商业到政治。但大多数女性从小到大得到的规训是让出权力,一个“好女孩”和“好女人”的特征,就是放弃和抹去自我,服从于他人的权力,服务于他人。 随着女性权利意识的普及,“不内耗”这个词逐渐在过去两年里也在年轻女性之中流行起来,成为很多女性渴望达到的状态。这是她们渴望抛掉身上沉重的道德枷锁,改变被培养出来的情感服务习惯,消除过多的自我谴责,发展出洒脱、酷、强大的性格。 本期海马星球邀请大狮姊一起,谈了谈她在过去两年多里如何从一个知识分子转变为领导者的艰难过程。在学会驾驭权力的过程中,女性有哪些常见的需要改变的心态和视角,哪些内在的痛苦和挑战,为什么容易被黑暗人格所诱惑,最后,她可以如何调整视角、重新整合自己。 Photo:  Allan Mas, Moose Photos Music: Cut Throat by Vincent Augustus, Free Music Archive, CC BY

Read More

关于男性暴力,女性还需要知道的

阿拉伯诗人Farida D写道:“我不怕夜晚/女性被告知,不要深夜出门/因为那时候会犯罪/我不怕/这不是真的/问题是男人/而不是时辰“。 11月25日是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暴力日。联合国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是20年来男性谋杀女性(针对女性的性别所进行的谋杀 femicide)最多的一年:每天243个女性被男性杀害,凶手一半以上是她们的男性伴侣或男性亲人。人类社会的恶性暴力,90%以上来自男性。虽然不同的统计数据结论各异,但我们很难相信有任何女性一生之中没有遭遇过任何男性暴力。 在一个越来越动荡莫测和经济下行的世界里,男性暴力的增长是难以避免的。而没有任何国家能杜绝针对女性的暴力,尤其是在私人空间里。然而,这是否就意味着,在理想社会实现之前,女性就只能靠其他男性来保护自己?男性是否真的具有绝对力量优势,以至于女性一旦被袭击就只能无助地坐以待毙?当然不是。本期海马星球和医学生Mia一起,分析了父权社会为何有意培养女性对所谓“男性绝对力量“的畏惧,以及女性如何通过科学知识来破除迷信、通过改变意识和行动来培养自信,最终增强自我保护的能力,也一起守望相助。 本期关键知识点: 暗夜相遇原则 《男人有多费钱 Wie Männer Kosten》by Boris von Heesen Kieran Reid 2022 哈佛医学院,综述,性别,年龄,种族等因素对抗组训练的影响 “The non-modifiable factors age, gender, and genetics influence resistance exercise” 耐力训练 vs. 抗阻训练 肌力评估:mri扫描中大腿肌肉的横截面积。 随着抗阻训练增加肌肉质量(DeLorme,1945 年;Phillips,2014 年),所有年龄段的男性和女性都能终身保持骨骼肌的高度可塑性。 抗阻训练可为两性提供强有力的合成代谢刺激,部分由急性和慢性激素变化介导,包括睾酮、胰岛素样生长因子 1(IGF-1)、生长激素(GH)和硫酸脱氢表雄酮(DHEA-S)。 男性在大量运动后血清睾酮水平会急剧升高。女性在运动后血清睾酮水平虽然发生改变,但她体内的GH 和 IGF-1 的结合会女性起到睾酮补偿作用,也就是说,通过有计划的抗阻训练,女性大腿肌肉的横截面积会明显增长,而且女性的肌肉量跟体重成明显的相关性。 女性和男性在肌肉质量和力量方面表现出相似的变化。 人体共通的身体弱点,以及男性独有的身体弱点。 什么是“三蛋大法”。 陈鹤皋 疯狗拳 女性如何发掘自己的力量,如何增强胆量、反应速度和力量:从游戏开始了解自己的力量,训练自己习惯于身体撞击并作出反射性回击,随时做好思想准备,什么时候开始训练都不晚。 插画:Timoclea Killing Her Rapist, by Elisabetta Sirani, 1659

Read More

爱不应该是掺满玻璃渣的米饭

所有的父权社会传统里,爱都是一个被污染的词。因为父权社会的统治有严格的等级,要求被统治者——也就是女性和孩子——全心全意的臣服和奉献,所以父权文化会将统治者的自私、暴力、冷漠的行为,也统统冠以“爱”的名义,对被统治者进行头脑和情感操纵。而这种统治关系,持续污染着每一个没有反省的父权家庭,并通过这些家庭代代延续。孩子们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无法清晰辨认自己的感受,往往产生难以言明的终身心理创伤,而女孩子们因为从家庭到社会的性别歧视,其创伤更为深重。 一位实习中的心理咨询师殊寒,将这样的父母之爱比喻为“一碗掺满了玻璃渣的米饭”。它虽然提供了孩子成长需要的部分营养,但也将孩子们伤得血肉模糊。本期海马星球和殊寒一起探讨了何为自然健康的爱,一个被创的孩子长大后如何給自己提供这样的爱,以及如何利用“镜像原理”来处理代际关系——假如饭碗里还真的有米饭、而不只是一碗玻璃渣的话。 配图:李雯+Open Art AI 本期节目提到的一些关键词和作品: 母亲为什么有时候会被迫为父做伥 《给一个未出生的孩子的信》奥里亚娜·法拉奇 《爱的艺术》艾里希·弗洛姆 日剧《重启人生》 真诚持久的友谊也是亲密关系 母女关系奠定了女儿跟女性关系的基础 情绪的自我觉察 积极关注 性别不平等导致大脑结构变化Gender inequality linked to brain structure: https://www.psych.ox.ac.uk/news/gender-inequality-linked-to-brain-structure 用“镜像原则”处理跟母父的关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