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淘宝的“女神节“广告里大眼肤白没有毛孔的女星广告闪耀在每一个屏幕;

当“女人不要太拼命工作,要平衡家庭和事业“的劝诫灌满耳朵;

当新一代女孩沦为时尚品牌的奴隶,彼此鄙视和审视;

当职业女性和家庭妇女矛盾地互相打量;

当自媒体用“买买买我骄傲”这种看似女权其实是诱惑消费的口号消解你的警惕……

这背后都有父权资本主义的逻辑和运作。父权资本主义是一个非常值得了解的词。在西方,它有了上百年的发展历史,在中国,它的壮大不过40年。

当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共产主义大锅饭在70年代末正式失效,它开始成为一种新的意识形态替代物,虽然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但它的确影响着每一个女性的行为、想象、价值判断和自我期待。

从共产主义和集体主义的约束里走出来,很多女性又不知不觉地陷入了父权资本主义的枷锁,也通过这些影响间接约束着她们的伴侣,让每一点想象和行为的自由都被剥夺。

而新一代的女性,因为没有经历过没有父权资本主义的自由,很多人都无法想象这种自由的美好。

孟冰纯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副教授、媒体与传播系副主任,我们和她一起,从70年代的成长经验到今天的观察,追溯和比较中国与欧美之间的父权资本主义的发展和个人体会,看看体制、技术、市场与社会阶层之间的关系,以及我们怎么可以去从中获得摆脱枷锁的思考工具。

Patriarchal Capit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Gendered Discourse of ‘Double Eleven’ Shopping Festival, Bingchun Meng and Yanning Huang

Mothers: An Essay on Love and Cruelty, Jacqueline Rose

Witches Witch-Hunting, and Women, Silvia Federici

Patriarchy and Accumulation on a World Scale, Maria Mie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