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19世纪到20世纪的努力争取甚至是惨烈斗争,人类女性似乎在男权社会里得到了更多的自由,这其中就包括一些性自主权。大部分女性不会再因丧失所谓的“贞洁”而被社会抛弃甚至杀害,她们甚至似乎获得了掌握自己身体和快感的权利。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并非如此,谈论女性性生活里的某些事实,依然是禁忌。在一个看似自由的时代,女性依然不得不面对很多身体和健康威胁,而谈论这些威胁会被认为是“扫兴的”、不体面的。

本期海马星球和医学博士生大魔王一起探讨了女性的自我身体探索、她们快感的生理机制和“性生活究竟是什么”的问题。

最重要的是,男权社会塑造了 “性生活=异性之间纳入式性行为”这样的僵化错误概念,将生殖行为等同于性行为,这对女性的健康造成了巨大的危害,让女性时刻遭受怀孕和病毒的威胁。

我们还讨论了电影《可怜的东西》里的父权性霸权和恋童癖问题。

当女性充分破除从小被灌输的这些错误观念,重新发掘性的丰富、灵动的可能性,她们或许才能体会更完整的自主性,更完整地体验自由快乐的性愉悦。

节目中提到的一些书籍文章和人名:

《海蒂性学报告》by 雪儿·海特

《三八节有感》by 丁玲

《革命的幸存者-曾志回忆录》by 曾志

Julie Bindel(英国)

《女性没有不痛的选择》by 张苹(报道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MKn7rXpGQl6ku-9MF8vfwA

40 comments on “糟糕的纳入式

  1. Anemone says:

    我能接触到的几乎所有女性主义者和女性主义宣传,都在称赞性解放。她们称道恋爱的美好,称赞男性可以是她们的性资源,甚至连上野千鹤子也说恋爱是谈了比不谈好。可我没有从这些作品和分享中得到过完全放弃纳入式的独活女性的经历体验。

    我从学前时期就开始夹腿自慰,至今没有过成功的纳入式体验。和前男友曾有过擦边性行为,最终因为没有快感和恐惧而失败了。没有快感指的是没有夹腿高潮的那种快感,接吻抚摸等前戏也无法有文学影视作品中描绘的快感,虽然对方是个我曾很喜欢的人,但我也不想配合演出。恐惧是因为我成长时期所在的城市,大街小巷,电视广播的广告充斥着“妇科病,前列腺炎,阴道宫颈癌,淋病梅毒,无痛人流…”的各种广告。加上国内开始普及HPV疫苗时我已经过了最佳接种年龄。我对纳入式有种天然的恐惧,怕得病。

    和很多女性一样的是,我也曾为夹腿自慰而羞耻过,直到我在豆瓣小组发现有很多很多女性有过同样的体验,才渐渐为自己有一种解决生理需求的简单高效途径而自豪。现在已经三十多岁了人到中年,那句老话”三十如狼“却没有发生在我身上,我的需求越来越少近乎为零,忙于生活工作,甚至记不得自己上次夹腿是什么时候了。

    失败糟糕的恋爱性爱体验和对纳入式的排斥已让我放弃了对男性的幻想。我现在很享受独活的乐趣。如果严格意义的纳入式才算破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还算是一个”处女“。如果是的话,我就是被人嘲讽的”老处女“spinster。试图研穷过和我相似经历的“老处女”们是如何度过一生的,但是正如开头所说,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女性不存在,还是说她们觉得自己不正常,无法与其他女性主义者并肩而谈,我能获得的现当代经验很有限。当我了解到spinster这个词原义是纺纱女工,之所以与老处女联系起来,是因为工业革命后诞生了这群以纺织为生的独立女工,她们不再依靠男性收入维生,因而选择独活,我内心上对老处女这个身份才真正产生了共鸣。

    大学时,我的诺基亚手机最舍不得删,放得最久的一部电影就是Emma Stone主演的Easy A,是《红字》的当代改编校园电影,剧情内核甚至和Poor Things所表达的是一致的,只是呈现方式不同。Emma是我很喜爱的一个女演员,去年夏天就了解到她这部口碑大作Poor Things,可是上个月拿到资源,看到她往下体塞苹果的情节,就开始皱眉头,等她骑到律师身上,我就再看不下去了。从A片中,我了解到男女生殖器竟都如此丑陋,回想起青少年时,读苏童莫言那代男作家的性描写,觉得甚是可笑。我想Poor Things是拍给男性看的电影吧。我没有看到它有效表达了女性的真正需求。我也没有任何快感,只有不适。

    1. Anemone says:

      上面这大段是没听节目之前写下的。现在听完了,感觉已经解决了很多困惑。衷心感谢海马星球,真的。谢谢有你们。

      1. zzhun says:

        谢谢你,你写得也很棒,我和你有一些相似的经历,看到你说的才发现原来不止我这样想,让我有信心和力量这样坚持继续活下去。

  2. tinoselle says:

    进一步解构了!原来插入式性行为真的是阴道受伤了 1/4的全球人流比例…女性奴役之最了吧 现在看看身边环境 感觉不是在性暴力 就是在去往性暴力的路上 感觉找到一起有紧密联系的女性好难!

    1. Dara says:

      那个男的在宿舍讲自己女朋友的性隐私,是故意的,一种炫耀,男的从来都把和女性的性关系作为战利品的

    2. seahorse1 says:

      是的,任重道远,但也正是因为这场战斗,我们的生活有了方向和意义。

  3. ivy says:

    天啊……这个封面实在是太美太美了……美好的配色……美好的浦西……太美了…………………………

    1. seahorse1 says:

      让我们歌颂美好的浦西!

  4. HappyCat says:

    每个人多去探索自己的身体,然后采纳让自己愉悦的方式就好;我既不同意鼓吹纳入式是骗局,也不认同男本位的性交方式。但你们把纳入式完全当成糟糕的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鼓励大家不要无视自己的不适、不要美化性体验、勇敢直面它的糟糕——这是在过度揣测了;我也可以这样过度揣测抵触纳入式的人:你们是不是出于性羞耻才没有能够从纳入式里感受到快乐,因为紧张才疼痛,或者因为你们没有过高质量的性伴侣才体验糟糕?

    对我和我的一些女性朋友们而言,纳入式有快感并不是自欺欺人、无视实实在在的不适,自慰像是快餐,但纳入式层层叠叠的快乐,哪怕最后没有高潮的释放,也是有它特别的乐趣的,往往比自慰要high很多。每个人只能代表自己的体验发言,但是过度代表其他人,就是越界了。所以我来发表一下不同的声音平衡一下。

    女性不要活在恐惧里,不要活在这世界都是在欺骗迫害自己的受害者的位置上。不好的性行为勇敢说不,但是,没有必要拒绝享受自己的身体。我们永远是自己身体的主人,风险可以自己控制,愉悦是我们主动的选择。

    我觉得舆论应该反过来才对啊:快去调教男人,教他们如何在纳入式里取悦女性,教他们如何在纳入式之外取悦女性。而不是为了不让他们爽而彻底拒绝纳入式,或者怀疑性解放完全是为了男人服务,这是完全把自己放在客体的位置上,否认自己的性愉悦、性本能、性主体的位置,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1. seahorse1 says:

      你说的“越界”,我同意,因为在做一个普遍性的结论时,必然会越界。
      你完全可以选择你的自由,但这个男权世界里不缺你需要的这种主张“调教男人”的“舆论”,所以海马星球就不做这个贡献了。
      这些自由派舆论从60年代就开始了,如今遍布全球,中文世界里也有的是。我自己在很长时间里,也曾是它的拥趸和践行者,也曾为之感到欢欣,或许我的实践对象取样之广,远超你的想象。
      我第一次接触到反对纳入式的主张时,是5年前,我当时是非常反感的。5年前的我会跟你写出一模一样的文字。
      是5年来反复复盘自己的性经历,不将这个主张看成是对自己批评后,我才慢慢转变了我的看法。
      柏林是个全世界最性自由的地方之一,只有略微超过30%的伴侣是单偶制(其余的都是开放式关系),这里人群的受教育程度很高,而且性安全意识对比国内可以说非常之高了,但地铁里依然经常张贴预防性病的公益广告,因为性病已经成了公共卫生现象。HPV的反复感染只是其中之一。
      正如我在节目里说的,我们的讨论不是对任何女性的性愉悦的评判,因为这里面有很多个人感受。但怀孕、性病风险这些不愉快的伤害,总是需要面对的。面对之后,每个人自己去承受风险,这当然是个体的自由。

      1. tinoselle says:

        !30%驚到了 感覺聽起來很棒

      2. Pussycat says:

        “或许我的实践对象取样之广,远超你的想象”, 这样的论调,和那些对我说“小姑娘,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的老男人”,我觉得区别不大。
        “是5年来反复复盘自己的性经历,不将这个主张看成是对自己批评后,我才慢慢转变了我的看法。”
        如果说你的取样广泛,并没有包含过对纳入式的正面体验,那说明你的取样没有足够广泛到可以替所有的女性做出一个结论,而是在对一个自己没什么体验的领域,进行非黑即白的否定。
        抱团取暖和看见以及被看见必然极其重要,是社群构建的重要部分;但作为一个媒体形式和意见领袖,不能接受不同意见的话,那在这里的认同和赞赏,就失去意义了。

        1. seahorse1 says:

          我在节目里其实有说过,每个人的性快感是独特的,所以不排除有纳入式获得快感的女性。另外,嘉宾也有解释,纳入式性快感的来源也是阴蒂和尿道刺激的作用,所以并没有完全否认女性能从纳入式获得快感。所以你有快感,我不否认啊。
          这期节目的目的:1.告诉大家纳入式的风险;2.纠正一个崇拜纳入式的男权主流性文化规范。
          从留言里你完全可以看到,拒绝纳入式性交,对想要有异性恋性生活的女性是多么困难。
          至于“我的实践对象很多”这个说法,无非是想跟你说,我已经对你“调教男人”的号召失去了兴趣而已,或许你很喜欢这么做,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非要把我做为一个“媒体意见领袖”,然后给我赋予这么多责任,反倒是很有趣。海马星球被禁之后,在中文世界完全就是一个小众媒体,抖音小红书微博博主有的是比我粉丝多得多的女权博主,而且这之中多的是主张擦亮眼找好男人或者调教男人的人,你到那里去找你所需不就完了。非要拧着我来认同你,倒是很没有意义。

    2. Clloud says:

      每个人对同一事物的感受不一样,有人能从纳入式中感受到快感。如果你自己能承担这个风险,你想怎样就怎样。但单从理论上来说,我基本只看到了纳入式最终的风险都由女性承担。就像存在你这样喜欢纳入式的女性,也存在我这样无论如何不愿意为了性快感(而且我还无法从纳入式感到快感)而有千万分之一怀孕可能的女性。因为不想怀孕是我的个人意志,我不容许这个底线被破坏,哪怕是只有千万分之一的概率我也不想。你说我们永远是身体的主人,是的,我想我完全可以找到更适合的性爱方式,并且让自己有百分之百不会意外怀孕的把握,这是“我是我身体的主人”的体现!

  5. 吗喽勇闯校园 says:

    耶耶耶更新咯!晚上听!!

  6. B says:

    避孕药还会导致肝腺瘤,真的真的别吃

  7. Q says:

    想给短效避孕药正名。欧洲这边因为女生抽烟的比较多,医生大部分开的是只含孕激素的mini pill,并不会造成血栓。国内的短效避孕药目前只有雌激素+孕激素的,确实会容易造成血栓。另外,确实个体反应不一样,还是要根据自己的体验和医嘱决定。

  8. ao says:

    太有感触了。我初中开始就无师自通地学会了自慰,了解自己的过程让我意识到身体的精妙复杂之处,我就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体么能指望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的,甚至不了解女性身体的男的来满足呢?它们有什么过人之处能无师自通地做到?再仔细想想,它们那根东西那么脏,身体那么臭,总得让它们首先弄干净自己才能开始性行为吧?但是男的这种东西那么难沟通,怎么能保证它们听你的话?
    我身边的女性,对性的问题都是闭口不谈,我有两个朋友说性这个东西都是全盘交给男性的,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生孩子了。还有一个前同事说,有性行为之后跑医院的频率高了很多,“但是有需求,也没办法。”这是她的原话,我听了后很窒息,对这件事更抗拒了。
    三十多年来,我一直对亲密关系没有兴趣,也没有找过男朋友。以前一直觉得很自卑,好像自己对于获得幸福不够努力。但是现在想来,真是太幸运了,一定是自己的女神在暗中保护自己。
    只是有一个困惑,每次自慰的时候会想去找一些影片和文字助兴,但是自然找不到什么适合女性的。长期以来,好像也习惯了看这种男本位的东西并获得快感,这点一直比较难受。知道不是自己的问题,但看的多了很担心自己是不是会认可这种扭曲的价值观。

    1. 大魔王 says:

      姐妹,长大过程中我们都逃不过被男本位色情制品洗脑,性幻想中出现这些东西也很正常,这不是你的问题。但意识到这一点已经很好了,我之前有了解过有女导演专门拍摄女性色情影片,或者是一些音频作品,虽然很少也很难搜索到,还有很多女女影片(虽然也有很多恶心的男性视角的女女影片),女性自己一个人happy的影片,或许可以在下一次性幻想时尝试把那些被你识别出是男本位的东西去掉,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去幻想一些让你觉得不被冒犯的东西

      1. tinoselle says:

        是的我現在在想像自己的性慾望

      2. lilith-2001 says:

        姐妹哪里有女女电影可以看啊

        1. 大魔王 says:

          我之前好像听过一个厂牌(?)叫silk labo,但我科学上网有限制搜不到,你可以查查看。常规的电影电视剧的话,我看过《菊石》《阿黛尔的生活》《拉字至上》,但也有拉拉认为这些电影电视剧依然带有男性视角。还真的挺难找的,我有空了再找找看,找到了就分享出来~

  9. 吗喽勇闯校园 says:

    husband’s stitch是第一次听说,真的是yue了。其实仔细想想很多事情都不是为女性本身考虑的,而是方便他者。大学时妇产科老师说过女性最适合的分娩方式是蹲位,爆发力强,所以该体位更适合分娩。但是!为了方便医生和助产士操作,现在基本都是躺在分娩床上用仰卧位分娩。
    想到以前在医院实习,有一周是去产房轮转。当我亲眼看到产妇在分娩时的痛苦,焦虑,紧张,立刻感觉到母亲的伟大。而我在此之前从不知道分娩是需要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产房里的尖叫,撕扯,眼泪,哀嚎,让作为一个医学生的我大受震惊。之前关于女性分娩的知识也不过是妇产科书上那些冰冷的文字:”分娩会有三大产程、每个产程的宫缩频率强度持续时间等等“

    1. seahorse1 says:

      哎,我觉得所有女性生育之前都应该去产科实习一个月……

  10. Clloud says:

    我本人就是对纳入式无感,尝试了几次都觉得并没有快感,感觉就像被主流知识欺骗了一样,甚至不如自己自慰能达到高潮(在纳入式中不要说高潮,快感都没有)而且我记得很清楚,每次和不同的伴侣尝试纳入式,我自始至终都没办法完全地投入,因为我总是在担忧:万一万一怀孕怎么办?就是因为没有百分百的避孕方式,对我来说怀孕是一个非常不想要的结果。我那时怀疑真的世界上有那么多能专心做纳入式性行为又完全不担心怀孕结婚的女生吗??另外又在思考到底为什么做爱基本=纳入式性行为??看到铺天盖地的影视文学,主流媒体在科普性教育性知识的时候,也会说纳入式性行为是一种最常见的性行为。我逐渐开始意识到,连性行为都被父权所定义。它的受利对象,受苦对象到底是谁??不言而喻。我们需要重新拿回对性行为的定义(ps我觉得亲吻拥抱边缘性行为比纳入式的感受真的好太多)

    1. seahorse1 says:

      终于把这个怀疑说出来,太好了!

  11. Antisocial Mosasaur says:

    我第一次探索性器官的快感其实是到了高中的时候,可以说这种体验把我的很多想法颠覆了。在这之前,我最喜欢想象的亲密接触是与一个相互信赖支持的人类拥抱,即使了解性交相关的知识,也不能想象与任何喜爱的女性或男性角色有洗完澡穿着裤衩靠在一起乘凉以上的接触。对当时的我来说,体验性高潮动摇了我对终身过独身生活的信仰,使我陷入了困惑和恐惧。
    我之前有过的性伴侣是女性,我们出于好奇尝试了探索内部,结果是身体会出于保护机制产生分泌物,但是本身没有太大感觉。也许是当初没有经验,外加我与人亲密接触会紧张,后来我自己尝试刺激阴道成功过,个人体验是因为从内部压到了膀胱,从而刺激了周围的一系列神经,很强烈但是也有点麻烦,需要很长时间(我也是容易走神的类型哈哈哈)。当然每个人的身体条件是不一样的,对我来说这不是一种方便的高潮方式,仅此而已。不过这种探索失败对当时的我们来说还是有些挫败的,我们讨论了一下,对方怀疑是因为我平时刺激阴蒂太多导致“获得快感的方式单一”(呃。。。),令我自责了一阵,后来还是觉得对方对女性身体构造的理解太单一了。可能有一些朋友对女性的同性伴侣会有一些比较理想化的想象,但事实是,在没有性生活的实践前,我们目前获得的关于性生活的咨询,从科普知识到性幻想产品,都有很多是以某一类男性的视角为“权威”构建的不实信息(其实我觉得男性也并非没有获得更多样视角的可能,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只要射了脑子就空了x),而对这一类信息的盲目信赖,甚至于反过来质疑与这些信息相左的自我体验,也一样会在女性之间的相处中投下阴影。
    话说回来,我并非完全不可能喜欢任何男性,但对我来说,一个男性的伴侣背后伴随的社会观念才是我无法忍受的:哪怕是一个各方面都很符合我爱好的男性,我也不能忍受第一个男性伴侣会被认为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不能忍受有旁人自动认为我从属于他,不能忍受异性恋婚姻的可能。。。这些东西阻止了我向这方面探索。
    当然以上只代表我自己的感受和体验。
    最后分享一些我觉得快乐的经历:有一次在朋友家借宿,她的小猫在早晨跳上床,用湿鼻子拱我的头和脖子,那种亲昵和信赖的接触让我忽然觉得好快乐,也许我对亲密接触的需求只有猫就足够了(希望小猫不要觉得我变态吧!

    1. seahorse1 says:

      谢谢你的真诚分享,这样的分享太重要了,对人和对小猫都很有益,哈哈哈。你说得对,女性之间也可能被男权塑造的性观念投下阴影,不过我想,我们这代人探索更深层次的诚实和主体性,可以给年轻女孩们提供不同的思想工具和选择,这就很棒了。祝你持久快乐!

  12. Yuzai says:

    想起来在大学里,几乎每认识几位好朋友我们就要呆在一起聊关于性的话题。应该感谢我那段时间无尽的吸纳关于女性身体秘密的知识,我在跟朋友分享关于自己身体的时候她们都对我的“渊博”赞叹不已。我说你们必须要知道这些啊,别被男人骗了(哭笑)。

    现在我询问在和朋友谈论性话题的时候,首先最关心的还是“你快乐了吗?”如果他们给予我一些模棱两可的话,我就会点头说“那你没尝试过高潮。”这跟播客中谈论到的一样,产生了一丝丝共鸣哈哈哈哈。

    纳入式就是一场骗局,这段话真的消除了我却一直以来的对于性的不舒服的地方。有很多快乐的方式,但是一开始想到的都是纳入这个行为,其实也有很多其他的办法,或者是不是有的人会想“只有跟对方进行纳入式,才会是我爱他的表现。”我感觉更大一部分开始因为女性对于自己身体结构和如何快乐这一方面知识的缺乏,对于性的难以启齿。哈哈哈哈,一辈子谈性色变的我们生了14亿人。

    从我们这一辈开始改变吧,希望越来越多的女性知道快乐的方式

  13. lilith-2001 says:

    作为一个22岁的年轻女孩,很感谢有海马星球这样的播客告诉我纳入式性交是糟糕的。大概是从小学,隔壁的一个同龄小女孩告诉我夹腿很舒服,然后我就也试了下,就学会了夹腿hh,自己觉得非常舒服,但是也很羞耻。后来我上网去查这种感受,我才知道这叫“自慰”,而且看到了非常多的“自慰有害身心健康”的言论,甚至有很多专家医生表示自慰有病,自己也有“自己这样是不正常的”这种羞耻心理,有意识地抑制自己。青春期没有谈恋爱,但是看了非常多的颜色小说,这些小说给我描述的是,插入性行为非常爽,女生阴道有g点,甚至能做到潮吹,让我对于性更加充满了幻想(现在看来都是男权社会的洗脑)。大学的时候和前男友亲亲抱抱有了感觉,主动提出要do,然后有了第一次性爱,印象中非常疼,完全无法进入,但是我又想做,尝试了非常多次才进入,而且还流血了,do完后我一直非常痛,坐着都痛,而且我觉得过程其实非常枯燥,他告诉我他软了,我也会白眼然后告诉他:我还湿了又干呢;完全没有我想象中的那种激情和刺激,而且do完后我一直提心吊胆,害怕怀孕,即使他带了套,但是我还是要买验孕棒测,过程非常煎熬痛苦,一直后悔自己为什么要do。后来我们也分手了,没有再谈过恋爱,但是身体上又有欲望,我开始进入了李雯姐的上面提到的“自由派时期,学男人把性和爱分离,找男人只为了解决自己的性需求,唯一的要求是对方要出示体检单并且要戴套,但是进行了一次之后纳入式性交对方问我有高潮吗,我说没有,我停止了这种开放式关系,开始探索自己的身体,开始看书《身体由我》,现在听到了这篇播客,我开始豁然开朗,原来纳入式对于女性来说就是痛苦的,如果纳入式要是舒服的话,那女性生孩子和来月经都会爽死,原来纳入式会舒服就是男权社会的又一大谎言。现在的我完全放弃纳入式性交啦,和男人do要承担怀孕的风险,同时我要承担巨大的心理压力,害怕得性病、害怕得妇科炎症;而且只有我自己才最了解自己,才知道自己怎么做会让自己舒服,自给自足真的很快乐很健康哈哈。

    1. seahorse1 says:

      哈哈哈,是啊,“性解放”这个词完全被扭曲了,其实放弃纳入式性交、追求健康安全的高潮,才是最真实的性解放。

  14. Helen says:

    我是纳入式和只是亲吻阴蒂不纳入都能体验到高潮的幸福满足的女生。所以,性对我的诱惑和欲求不得的烦扰,还有害怕得性病,自己去测HIV, HPV那时候的担忧和恐惧也刻骨铭心。我很感谢海马星球告诉我们,性病的各种高频风险。我也很感谢因为有海马星球,看到姐妹们的评论,透过文字,我感到同伴的力量!我不是一个人,哪怕在现实中我没有这样的坦诚沟通同等心理包容的女权姐妹,看到海马星球姐妹们的评论,我也依然感受到理解和包容,心里生发出更多快乐生活的力量。

    1. seahorse1 says:

      很高兴读到这些。认可我们正当的担忧,认可我们保护自己的需求,我们就能有更多的力量去做自己。祝快乐!

  15. eason says:

    这一期对我的帮助太大了
    我是一个男的,从小学五年级开始我就自摸,一直是一种羞耻但又感到刺激的状态,长大的过程一直为自己无法控制自己感到痛苦
    查百度,都是说让我转移注意力,做其他的事情
    长大点了,查国外,总说这个事情没什么,不用看的太重
    我始终夹在这两种观念中间,一方面想要承认自己的欲望,一方面又难以承认自己的欲望,每次自摸完都是对自己深深的厌恶
    我后来和我女朋友在一起,我也依然非常的矛盾
    因为我女朋友一直不愿意和我做纳入式的性行为,我一直想要,因为我所接触的信息都告诉我,纳入式一开始会痛,但后面感觉就会越来越好,有尝试过很多次,女朋友都害怕到全身发抖,
    一方面我以为正确的观念在告诉我只要做了纳入式一切就会不一样,我的欲望有了出口,我对我女朋友的征服欲也会得到释放,但一方面我又看到我女朋友真真切切的感到害怕,我也不希望伤害她,在这个过程里我无数次因为这个理由怪罪她,认为她没有做到一个女朋友应尽的义务,满足我的需求
    我知道我是一个卑劣的人,一个男权社会里的既得利益者,我一方面希望做一个公平的人,但我同时也无法面对那个热衷于自摸,热衷于看av的自己,那个自己在自摸的过程中能够体会到一种征服的快感,一种被女人需要的强大的自我
    我和女朋友在一起9年了,这个矛盾我都快以为永远无法解决了,我只能处在一方面怪罪我女朋友,一方面又爱着我女朋友的状态

    直到上周听到这期播客,回家以后我就和我女朋友详谈了
    说了我的感受,我终于不想要纳入式性行为了,我们彼此抱着就很好
    我女朋友就说为什么之前我一直说你都不听,现在他们一说你就信了
    我说因为之前我始终有那么一个幻想,如今终于知道了这个幻想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幻想,是个谎言

    我觉得我第一次真正接受了自己的欲望,我可以买飞机杯也好,自摸也好,获得满足,我不再需要和我女朋友做纳入式性行为才能达到什么
    我终于不再需要时时刻刻想要做爱了(永远求而不得),我感觉自己像卸下了巨大的枷锁
    谢谢

    1. eason says:

      虽然可能听上去有点恶心,但通过这个事情,我觉得其实男的处在男权社会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受害者。他们只能活在男权社会规定的图景里,超出这个体系的需要,都是要被纠正的,男权体制在遮蔽女人的双眼的同时,也遮蔽了男人的双眼,即便我想要的只是自摸,我也会在这个体制里被告知,你一定要有个女的和你做爱,你才能体会真正的快乐,

    2. seahorse1 says:

      太好了,很高兴听到这期播客对你们有帮助!

  16. Can says:

    这期节目我还没听完,看到这期节目的标题还有点犹豫要不要和妈妈在车上的时候一起听,因为我和我妈之间从不聊关于性的深层话题。
    然后我晚上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梦,大概就是我买了一个自慰产品,然后我妈妈发现了,惊讶我怎么用这么粗糙的用具然后直接送了我一个外观好看高档的自慰用具,梦里被我妈发现我还是很惊慌和羞涩的,然后我妈妈的反应和现实生活中也很不一样,做完这个梦,当天我和妈妈出门我就在车上放了这期节目,也不觉得害羞了,哈哈哈🤣

    1. seahorse1 says:

      啊,能跟妈妈打破这个禁忌真好!祝你们越来越能无话不谈!

  17. anyi says:

    纳入式骗局让我想到割礼大部分都要割除阴蒂,这种时候他们就能精准找到主宰女性性快感的器官了。

    1. seahorse1 says:

      这个证据真的太有力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