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女性自我解放的道路上,愤怒是她最初的、不可或缺的动力。

亲爱的安吉维拉的作者阿迪契曾说过:“我不信任任何不愤怒的女权主义者。”没有愤怒,女性就不会有解放的动力;而一旦接纳自己的愤怒,女性就不仅能改变自身命运,并且能改变历史,为人类社会带来自由、平等和理性的秩序。这就是为什么,试图维护男性特权的父权心理学、父权伦理和父权文学艺术,一直在不遗余力地试图打压、阉割和污名化女性的愤怒。

本期海马星球和嘉宾Nico一起,从个人经验谈起,回溯全球历代女性的愤怒带来的成果,为女性的愤怒正名,并探讨如何好好运用愤怒来维护自身利益,供给自我解放的持续动力。

Shownotes by Shaofen:

00:00:38 开启新篇章—女权精神三部曲第一部,为什么愤怒是女权主义者的最基本驱动力

00:02:56 相似又不同的我们 — Nico和李雯童年的个人愤怒经历,家庭环境如何影响我们的愤怒表达,愤怒又如何被压抑被惩罚

00:09:40 男性是否在DNA里有打压女性愤怒的编码?— 从《好不愤怒》出发,讨论男性及男权社会为什么急于否定打压女性的愤怒

00:14:12 源源不断的愤怒 — 从90年代到现在,从家庭到学校到社会,女性如何被当作性征服对象来对待,她们遭遇的不公

00:27:00 你是疯女人吗?— 我们身边被忽略的疯女人,“疯女人”形象被男权社会创造出来,离间愤怒女性联盟的策略

00:38:20 你不要愤怒,你不能愤怒,你怎么敢愤怒?— 那些只压抑女性的愤怒的故事,那些舔男厌女的双标话语。

00:50:35 不要糊弄自己 — 我们要什么样的愤怒?不需要审查的愤怒,为自己的愤怒,当下的愤怒。对积极维护男权的女性,我们可以有愤怒吗?

01:07:36 愤怒的力量 — 从唐群英、法国大革命、美国马萨诸塞州奴隶制废除、美国工人运动、利比亚内战抗役运动等看女性的愤怒带来的社会变革和个人的解放。

01:17:13 表达愤怒的方式可以很多样 – 或攻击,或轻蔑,或冷漠,或嘲讽,总有一款适合你。停止内耗自己,发现发疯的快乐。

本期提到的部分书籍和作者:

《好不愤怒》by 丽贝卡·特雷斯特(Rebecca Traister)

Women and Madness by Phyllis Chesler

激进女权主义学者Andrea Dworkin

Citizens: A Chronicle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by Simon Shama

35 comments on “女权精神三部曲I:愤怒

  1. K says:

    认真听了,太喜欢了,不但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和宣泄感,也得到了很多启发,非常感谢!
    自己也是从小一直在愤怒但并不理解,常年将它理解为【自己太敏感纤细、太理想主义、书呆子、太“女性化”】,长大后才理解自己的愤怒是身为人类最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在就是每天尽情释放愤怒。
    非常喜欢对于【男孩围剿女性或许因为dna里刻入了对母亲的恐惧】的反驳,以及小镇生活的叙述

  2. Agui Forest says:

    好喜欢这个博客内容,能够产生很多的共鸣。因为我的母亲被“父亲”和其他人成为是疯子,因为她想“控制”男性(在这些人的视野中)。我当时认为我的母亲也是疯了,因为她竟然对男性可以在意那么多,这种在意程度是在我的记忆中到现在都完全没有的。我从小的时候就觉得男孩是懦弱的,因为我没有所谓的“女孩”气,后来在大学发现男性除了“猥琐”之外,(包括他们会将对女孩处女膜的剥夺作为炫耀的资本或者认为说一些有关性的话题,尤其是对女性的身体的猥琐发言),他们还是极度自恋的,但是在那些环境中人们会将这种自恋认为是自信的表达。每次一听到这些话题我就能从我的记忆中抓取很多细节并认识到这种父权制对男性和女性造成的变态PUA。

    1. seahorse1 says:

      你的补充真好。一个觉醒的女性,会发现无数这些异化女性的细节。

  3. lexii says:

    还没听完就等不及要评论!
    现在在国内一个完全父权的top2高校在读,跟里雯姐之前一样,虽对很多性别问题感到愤怒但出于从小以来受到来自外界的规训,同样优雅理性地表达对于自己利益被触犯的不满 turns out to be完全没用!他们很会装傻,会一步一步地侵占我、撕破我的边界。具体来说的表现在于,1)同组师兄对我毫无节制的审视、窥探、肢体上的靠近,言语和目光上的性骚扰,在我斗志昂扬时的打压;2)我老师将我视作免费劳动力,侵占我的休息时间为他做事,假装为我提供学术指导实则全是废话;3)面对其妻子对我无中生有的“要勾引他”的指控,我老师跟我卖惨,毫无诚意地道歉并谎称其妻子是抑郁症。最近终于从师兄、男老师的为期一年半的控制、迫害中摆脱出来,首先是经历了意识到自己一直处于被动让步的状态并对此感到愤怒,由此激发我的发疯一样的反抗,终于让他们知道我不会一直做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同样我也在思考,感到愤怒了,发疯了,摆脱了,然后呢?从个人角度,我希望再也不要遇到如此jian男,于是问题变成如何识别potential的jian男,这很难,后来我发现jian男之所以jian在于他们只会对弱势者露出自己的爪牙,对此我的解决方式是做一个rager,当感到不适时,永远把自己的感受放在第一位,对任何的服从性测试say no。从全女角度,感觉问题更悲观了,身边多的是被异化了的、叫不醒的人,她们还有曾经的我为男权殖民者的城堡添砖加瓦,什么时候能建立真正的全女互助社群!

    1. seahorse1 says:

      听到你的遭遇,我也很愤怒!我们可能无法叫醒装睡的人,但是我们自己解放自己,一步步地就会越来越壮大。解放了的女性尽量传播声音,找到彼此,有一个过程。我也曾在孤独中度过了很多年,但是时间会给你的耐心和持续投入以回馈。在这个过程里,找一些让自己快乐的事情来做,尤其是运动类的活动,很多坎儿就都能过去。加油!

  4. luna says:

    以前在喜马留言关于拳击的内容,还被里雯姐回复了,一直特别开心,可惜都再看不到了,感谢里雯姐的坚持,让我们还能拥有这么好的内容和一个同频相聚的地方!ღ( ´・ᴗ・` )比心希望更快能有机会也与里雯姐聚会~

    1. seahorse1 says:

      很高兴又在这里见到你,希望能与你相聚。

      1. luna says:

        最近刚刚又把海马星球推荐给了新认识的好朋友,她也特别喜欢,开心~(*^▽^*)

  5. Nina says:

    同在德国,今天状态特别不好,就很想听海马星球,每次听完都给我很多力量!然后看到了更新实在是太开心了!!!

    超级共情李雯姐说的和男性讨论结构性问题他觉得你在质疑他本人或者你和他的关系。

    真的很无语,有时候觉得发展女权主义是不是也需要去获得一些现在社会中居于权利上位的,又或许有可能站在女性这边的男性,所有很多时候觉得机会合适就会和男性朋友讨论这些问题,但是发现大多数时候他们要么是觉得“那你是在针对我?” 然后跳起来反抗,要么就是“如果你不是在针对我,那就和我没关系,那我干嘛要管这些事“ 。。。

    1. seahorse1 says:

      不要对男性抱有幻想。他们最好的情况下,是女性的无害陪伴,大多数时候,是女性的竞争对手,更糟糕的情况下,则是对女性的威胁。
      我们只能不得已与他们合作,但不要指望他们之中的任何人,会全力以赴地去替女性争取利益。

      1. 大都抖 says:

        原来是这样。我最近被常听的一个YouTube中国时政博主恶心到了,虽然他讲国内的各种问题讲的是不错,毕竟是央视出来的很专业,但是他居然还在讲女性问题,那个恶臭啊,让我跌破眼镜。我很想去骂的,但没有勇气,又觉得就算骂了又怎么样。我觉得我内心可能是存在幻想,希望他能够真正理解女性处境,正常发声的,毕竟这人也算一个说过一点真话的人。看来,还是我没有觉醒彻底。

        1. seahorse1 says:

          对统治阶级抱有太多希望,是不现实的。他们只有在遇到强大的实力挑战时才会开始让步,开始换位思考。

        2. shengy says:

          我已经直接骂他了,他的性别意识完全就是没开化的

          1. ao says:

            姐妹你也在看拍案吗!好激动啊不仅被李雯姐还被姐妹回复了!

          2. ao says:

            我就是大都抖,换了个简单的名字😄

  6. StillAir says:

    国内对于Greta Thunberg 的评论也超让人生气😡 太多人就是对于所谓女性愤怒,特别还是青少年女性的敌意,都说不清为什么的排斥。其实她关注的议题的重要性和她个人的勇气和牺牲都被污名化掉了😡😡

    1. seahorse1 says:

      没错。国内的环境,很多人厌女到了骨头里了。

  7. Xiaohe Wang says:

    加油,海马。

  8. lola says:

    听里雯姐和Nico讲述小时候成长环境形成天然的愤怒,会想起我的成长环境,蛮不一样的。
    我小时候是爷爷奶奶照顾,生活在机关大院里,被保护得很好,爷爷奶奶在他们那一辈算是受过很好教育的,加上我是家中的长孙女,一直以来都是被温和对待的,我从小个性也比较柔顺,很好养。但也因为这样,争取、获得的天性很早就被弱化了,运动、学业、智识、领导力方面在读书阶段都没有得到发展,自身力量不足够,也没有成年人帮助发展,就是一个听话的乖乖女。

    我大学读的女生多的师范学校,文科专业,最常感到愤怒是因为因为性别带来的机会不均等、还有女生节物化女性的横幅、再到后来女性出行安全,越来越愤怒。我现在更能看到日常互动中的男性对女性的打压,传统异性恋关系对女性精力、自我发展方面的侵占和剥夺,但回到和受困其中太久的母亲的相处,还是会觉得太无力了;又看到原先的好朋友,已经要一步步深陷买房还贷、结婚稳定的泥沼,感觉很遗憾,有不知如何帮她,要不要帮她,很多纠结。

    1. seahorse1 says:

      先试试让自己从剥削性的母女关系里解放吧,推荐《我的反孝之路》那一期。

      1. Yjia says:

        李雯姐,晚上好。又复听了精神三部曲之愤怒,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篇。因为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生气过,我没有发过一次脾气,我甚至连生气、愤怒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我都无法感受。我有的情绪只有开心和难过。我反思自己无法/不能在公众面前表达自己的愤怒,仍然潜意识觉得这是一件“羞耻”的事。追溯到童年,我从小便是一个典型的“乖乖女”,典型男权社会下的“媚男产物”,典型的“通情达理”,“温柔体贴”,偶尔故意“娇嗔小作”来挑逗对方的情绪。【现在回忆起来都令我犯恶心】我的这种特质应归因于从小的生活环境,我被周围的长辈刻意塑造成这样,被刻意塑造成“好嫁”。我生长于一个南方小县城,那种将公务员、教师、医生奉于第一职业的县城,那种所有街道邻里都和你有着千丝万缕的县城,好朋友是爸妈好朋友的孩子,同学是爸妈同事的孩子,老师是爸妈曾经的同学或老师,每个人都与你有着这样或那样的联系。在别人眼里我这种“笑嘻嘻”的特质很受肯定与夸奖,爸妈表扬我,叔叔阿姨夸奖我,身边的朋友喜欢我,长期以往得下来的“正向反馈”进一步“强化”了我这种“不生气”的特质。从客观上来说应该让我愤怒的事,我都只能感觉到难过,更别提为自己的利益站起来。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权利”,也从来没感觉到自己受到了侵犯,我所有的那么一点权利便是“今天我要吃什么,今天我要穿什么”。但随着我接触女权知识开始(大概两年前),我开始意识到我身边的人从来没有尊重过我,他们看似对我很“好”,但从来没有把我当作一个独立的人看,没有把我当作一个“有思想”的人。所有人都叫我“xx宝”,因为他们喜欢小孩(这恶心的幼态取向),小孩是不允许有想法,不允许有棱角去张牙舞爪。我对女权接触的越深,我对自己身上被塑造的特征便越痛恨,对身边的长辈和朋友便更厌恶,我讨厌我生长的城市(但又很不幸,我高中大学读研全在这里),我后悔自己醒悟的太晚,在“温水”里一日度一日,竟没意识到这有毒文化已经渗透入了每一处。我有好些问题绕不清,我这种“不生气”是属于“情绪稳定”还是因为我潜意识为了谄媚别人,为了不让他人难堪所以不生气。

        1. seahorse1 says:

          虽然你描述的现状是让人难过的,但是看到你清晰的描述,却让我欣喜。因为能如此清晰地讲出自己的境遇,就意味着你的觉醒已经开始,不再可逆。沿着这个方向,你会找到自己真实的情感和需求,一步步去要求这个社会给你应得的尊敬。

  9. kmkz says:

    01:04:15 提到国内女性的愤怒形象的话,张桂梅老师算不算一个例子呢?张老师在很多自由媒体的采访中表达出来的就是一种非常直接、非常显而易见的愤怒。不过不得不承认张老师在官方媒体中的形象就比较片面和形式化了。

    1. seahorse1 says:

      算的。我相信张老师有很多愤怒,根本无法公开表达。

  10. ruiqi says:

    一边听一边反思了自己的童年、家庭,多少有一些共鸣。谢谢您和Nico的分享!另外好像换了开头的音乐,也改了称呼,蛮惊喜的!希望身体健康!

  11. MomoShen says:

    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要去纹身了,原来最基本的动机是愤怒啊……因为这件事跟妈妈爆发了很大的矛盾,当她质问我为什么要去纹身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并没有真正想过,只是感觉当时需要一个出口。每次听海马星球都能感觉到力量,虽然我的成长环境相对友好,但听着李雯姐和嘉宾的聊天,我记忆中的各种线索就翻江倒海的涌现出来——生活中潜移默化的各种影响造就了我现在的别扭,虽然表面看起来很好,毕业之前我一直都用“成绩很好”来作为自己的叛逆的保护色,工作之后这招就渐渐不灵了,于是原本风平浪静的亲子关系也开始来回折腾,无非就是老生常谈的“稳定工作”、“结婚生孩子”的话题。我原来的保护色逃避策略让我的反抗来得太晚, 经验不丰富,时长在同情父母和同情自己之间来回摇摆,也开始怀疑自己。从今天开始把纹身作为自己的勋章,是对阻碍自己自由的一切的愤怒,也是我重新成为自己的力量。感谢李雯姐和Nico,祝好。

  12. Weiqun says:

    天 还没有听完就忍不住表达共鸣!
    我也在这次暑假回国的后期很明显地感受到了自己愤怒感的减弱以及对不满情绪下意识地压制 而明明在一个月前刚回国的时候我还在欣喜自己的变化:相较之前那个受到委屈也只会默默吞咽的自己 现在竟然能够不论场合的大声表达出来自己的不满和情绪了 并且对爹味也开始更加敏感 对它的容忍度也在大幅降低

  13. Mie says:

    我的天,这期真的太有共鸣了,嘉宾说的大学生活里赤裸地物化女性,我的大学其实是女生比较多的学校,但我记得当时还把妇女节弄成所谓的“女神节”,把一个纯女性的节日,变成了一个物化女性,男性“求偶”的节日。我毕业之后来,看到网上有很多姐妹都在发声,还有个姐妹直接拿火烧了女神节的横幅,当时觉着她实在是太酷了!
    里雯姐说的,对疯女人的恐惧,我也有!而且因为我可能很早就是个朴素的女权主义者,因为男权社会对女性的污名化,说女性就是情绪化,所以反而导致我时刻强迫自己要理性,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压抑了自己很多很多年!直到这两年工作之后,自己遇到了一些事情,才慢慢发现人只有会发疯别人才知道你不好惹。有的时候男权规训真的无孔不入,逆着男权社会的社会评价来也会掉进陷阱!

    1. Mie says:

      还有吴谢宇的事情,我记得就在今年,还有大媒体,好像就是新京报,试图去合理化他的杀母行为,公然用春秋笔法为吴谢宇庇护。

    2. seahorse1 says:

      你说得太对了。

  14. 一碗 says:

    想到自己母亲,在我为自我发展努力时,不停强调不要这么累,家里也能养你。可是呢,却藏着掖着(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不给我买房买车却盼着男人带着房车迎娶自己的女儿),只希望我能赶快嫁人让男人给她彩礼。自己从大学开始就接受女性主义思想,偶尔会觉得母亲也是被社会迫害,不要愤怒,但是不愤怒的后果就是内耗,就是会受到更多的侵害:家里亲戚、朋友总是会说你读这么多书,还留过学,你谈恋爱失败就是你太要强等等。特别是前年在工作一段时间后着手申博的事情,大家明面上是支持,私底下却觉得26岁的人了,还不结婚。曾听到母亲打电话吐槽自己的女儿是老女人,没人要。后面,我选择用沉默应对,内心还是很内耗。去年11月自己觉得不能再这样了,偷偷又开始了申博计划,现在在等结果中。听到李雯姐后半部分分享的那位海外读博姐姐的例子,突然觉得找到了同伴,以后的每一次说道,我就反击,表达愤怒!反而会让别人尊重自己。这一期很有共鸣!!

  15. sassy says:

    好开心找到这里,祝我们都好。

    1. seahorse1 says:

      是的,祝我们都好。

  16. tinoselle says:

    确实他们都要围剿混口饭吃的权利了 从一个极致男权风格的大厂裸辞 但出来发现国内大企业的求职风格就是不平等的 非常看重忠诚度的 但现在又不想妥协😅

  17. Lydia says:

    Hello,worl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