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 2024

2024年海马大会要在东京开啦!

今年的大会和去年形式差不多,但是会增加一些好玩的游戏环节。请记得转发给身边感兴趣的姐妹。期待和大家一起在东京相遇呀!

Read More

评情侣拒绝情趣玩具推广

(男人希望把你的身体锁起来 你可别信) 姑娘们,我想讲一个人类文明史上切实发生的医学故事…… 在二十世纪以前的欧洲,科学界认为女性是没有性欲与快感的,性欲只存在于男性身上。 在压抑的环境和道德的枷锁下,当一位体面的女性感觉自己有了“奇怪”的想法(性欲),产生了焦虑、易怒、腹部坠涨甚至是精神失常等问题的时候,她们只能去医生那里寻求帮助。不知道如何形容这种情况的医生,将这种症状命名为“歇斯底里”(Hysteria)。自从男人们从一片虚空中创造出来这个词,他们企图把一切女性的困扰、痛苦、愤怒、抗争……一切不符合利他主义的抗争情绪、一切的不顺从、一切他们看不顺眼又解决不了的女性困境,都用“歇斯底里”这个词,给轻轻扣帽。而女性一旦被定义为严重歇斯底里,甚至有可能被判定接受子宫切除手术。 关于治疗这个所谓的“歇斯底里”——当时的医生给出的最有效的诊疗方式是“骨盆按摩”:女性们排队走进诊所,等着里面的医生把手伸到她们的裙子底下,替她们做按摩治疗。 医生需要把手伸进患者的裙底里,并且定期按摩女性的骨盘区域。每次按摩时长不等,有些甚至超过1小时,然而这样就造成一个问题——女病人太多,这成为一个费时而艰苦的工程。干一行恨一行,如果每天要医治二十到三十位歇斯底里患者,即使是苦练了二十多年的麒麟臂也未必能胜任。 更有甚者,一位女患者称自己没有得到满足,把当时一位治疗“歇斯底里症”的医生约瑟芬·莫蒂默·格兰威尔告了,要求索赔。 格兰威尔没办法,和他的朋友合作,利用当时科学界刚刚研发的电力应用,设计出一个电动掸子,可以通电不断地提供按摩动力。经试验有效,既能有效的为患者缓解症状,也能缓解医生的劳动压力。 于是,1880年世界上第一支手动振动棒诞生啦。 ……今天,是21世纪中叶,距离人们否定女性的欲望已经整整接近了一个半世纪,我们应该知道,女性也是人,会哭笑、会愤怒、会爱会恨会产生一切人类本该产生的情感和体验。性欲也完全正常。它不过就是我们体内的激素带给我们潮汐般的影响,男人受雄激素影响感受性欲,女性受雌激素影响感受性欲。这一切从我们诞生成为一个人类,就终身与我们休戚与共。 我们一定要学会与自己的身体和平共处,理解她,爱惜她,聆听她的吟唱,响应她的召唤。 可是性欲与构建亲密关系它未必是同频的,性欲往往匆匆来去,而亲密关系却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以及漫长的维系。那么这个时候,卫生高效的小玩具是最正当不过的选择。 为什么不呢?你的情绪合情合理,你的欲望理直气壮,对一次高质量的性体验来说——洁净、持久、畅快是唯一的硬核指标。 我们应当像犒劳辛苦工作一天的自己一顿美食,缓解繁重学业的一杯下午茶一样,给自己身体中央的花朵犒劳一个可爱调皮的玩具。在那些猝不及防的时刻来临时,我们可以每一次都从容面对,愉悦身心。 顺带一提,如果说西方国家由于宗教因素曾一度拒绝承认女性拥有自我与欲望。那么在我们中国自己的文化里,从来也没有否定过女性的欲望—— 秦宣太后在朝堂上跟来访使臣讨论国事打比方说的是:“妾事先王也,先王以其髀加妾之身,妾困不疲也;尽置其身妾之上,而妾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我服侍惠王时,惠王把大腿压在我身上,我感到疲倦不能支撑,他把整个身子都压在我身上时,而我却不感觉重,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样对我来说比较爽。) 为了安抚嬴政的母亲赵太后,吕不韦四处寻访,终于找来了在房事上有专长的嫪毐,以供太后享乐。 为了讨好武则天皇帝,唐朝千金公主四处寻访将薛怀义送到了宫中服侍武则天。 山阴公主刘楚玉需求旺盛,曾对皇帝说:“我与陛下,虽是男女有别,但都是先帝的骨肉。陛下后宫美女数以万计,而我只有驸马一人。事情不公平,怎么到了如此地步呢!”于是皇帝就赐给刘楚玉面美男子三十人。并改封刘楚玉为会稽郡长公主,俸禄与郡王相同,食汤沐邑二千户,拨给乐队一支,班剑二十人。” 道光皇帝的寿安公主嫁人后,因为每次寿安公主要见驸马,嬷嬷都是百般阻拦。公主怒问皇帝:我究竟嫁了谁?皇帝大为震怒,于是给寿安公主一个特权,让寿安公主是否想跟驸马同住的事完全不需要跟附上的嬷嬷申请。并且把恶毒的嬷嬷处死了! 所以今天的我们也大可不必以传统文化为桎梏,责难自己对欲望的困惑。其实我们的文化里还真没有这种习俗。只是男人们当然希望我们把身体封锁起来,像个未拆封的包裹一样,作为物品赠送给他们。他们荒唐的相信身体可以被锁起来,你,可千万别相信。玩具之所以叫做玩具,因为它就是为了我们的快乐制造出来的。既然它就在那里,为什么不好好享受。 (配图来自电影《歇斯底里》……很有意思的电影,值得一看)

Read More

校园霸凌已经只能靠同态复仇了……吗

或者说,只有当同态复仇发生后,【执法机构】才突然,诶,不隐形了,它站出来惩罚复仇者了! 刚刚好昨晚我才在跟女儿说,如果有一天,你在学校被人恶意霸凌,包括但不仅限于:说黄色笑话、造黄谣、人格侮辱、勒索、辱骂……等等。你一定要回来告诉爸爸妈妈。我们一定会冲到学校去揍那个畜生。 至于之后,我们是被警察带走、我们会被对方家长打,我们不一定打得赢对方家长可能会鼻青脸肿……这些成人世界的事,你统统不用管。我作为家长就是愿意承担!而且我一定会让欺凌你的那个人知道,下一次,如果他还敢霸凌你。你的家人依然会无惧任何后果,冲到学校去揍他!他欺凌你之前,一定会三思。 女儿非常高兴的点了头。我知道,作为一个体育一等生,她短期内几乎没有被霸凌的可能。但即便如此,我也必须对她做出这样的承诺和反霸凌教育。让她拥有不低头的勇气。 但是。 从社会的层面,被霸凌者如今已经毫无退路了。没有任何的支持措施、法律援助。除了同态复仇和自甘毁灭,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这是国家层面社会层面的全面渎职!!! …………………… 从这件事的群众评论我们可以看到,在反霸凌这件事上,群众的观点和解决手段几乎没有任何差异。这也意味着,群众已经无路可走。

Read More

老公失恋文学的前提是男性出轨的合理性

事实上,最近老公失恋文学已经爆火一阵子了。无论它是出于被那些MCN别有用心的推火,还是大家最近的娱乐资源稀缺下的聊胜于无。 总之,它的爆火确实击中了当今婚恋关系的痛点——女性不得不走入婚姻,女性不得不接受婚姻的满目疮痍与无聊,女性不得不为配偶的出轨,找出自我慰藉甚至自搞笑点的排解……这一切都围绕着一个核心——女性情感与性生活的失焦,与女性婚姻围城里的失权。 在异性恋婚姻模式里,千百年来,父权文化给它赋予了种种美好的幻象——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啦、什么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啦、什么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啦、什么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啦、什么白头到老相濡以沫啦、什么爱情的见证忠诚的仪式啦…………林林总总、千奇百怪,说穿了,都是【广告】。 这些广告诱骗着、驱使着女性前赴后继的进入婚姻,然后……迎来无穷无尽的失望。进入婚姻的女性才发现它是个什么遍地漏风的玩意儿,而这时候,情感沉没成本、生育成本纷至沓来。抽身又谈何容易。 于是千百年来,婚姻中的女性怨过、恨过、哭过、死过……到了如今,在新的时代,新的思潮冲击下,她们在思想的先进和行为的拉跨之间,选择了自嘲解闷。 而就像我前文说述,婚姻中的女性自己的情感与性生活的需求呢?没有人在意,她们自己也不敢去在意。因为这就像渴极了的人对着一面沙墙祈祷,祈祷它降下一道甘霖一样无稽。婚姻中的女性是能够深深意识到自己失权的,但她们的软弱与系统的不支持,让她们无处求援。逃,沉没的成本、血肉相连的孩子怎么办?留,这如鲠在喉的虚假广告伪劣产品怎么用。 她们只能自嘲,她们冷脸洗内裤,她们笑脸安慰理直气壮背叛的丈夫。这些冷脸与笑脸下面,是一个个对人生追求失去了热望的灵魂。她们在婚姻里只剩被剥夺得一滴不剩,而他们在婚姻里如何背叛都依然合理得司空见惯。 别再走入这场骗局了。虚假的广告,只会给你们伪劣的产品。请从一开始就拒绝它,让人生走上另外一条轨道。时代赋予了你们学习、求职、创业的种种权益,拿起它们、使用它们,改变这千百年来在虚伪里哭着笑、笑着哭的悲鸣。

Read More

米列娃·马列奇,这个世界应该留下她的名字

数学家、物理学家米列娃·马列奇,这个世界应该留下她的名字 也许你会疑惑,米列娃·马列奇是谁?她似乎是一滴陌生的水,融化在漫漫的人类文明长河里。但如果我告诉你,她是爱因斯坦的第一任配偶,你就会突然哦哦哦,她的丈夫很有名啊!爱因斯坦谁不知道。 可是人们不知道的是,米列娃·马列奇是一位塞尔维亚出生的天才女孩儿,在那个女性几乎无法受到公平教育权的时代,她一路靠绝顶聪颖读到了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攻读数学和物理。并在那里遇到了所谓“风流倜傥”的年轻爱因斯坦。彼时,爱因斯坦还在与老师的女儿玛丽卿卿我我,甚至决定与玛丽订婚。不过很快,教授的一番话让爱因斯坦决定改而追求米列娃:米列娃是全校数学成绩最好的学生,比你分数还高。 年轻的爱因斯坦敏锐狡猾的察觉到这个腼腆内向、腿部略有残疾女同学,能在学业上成为他一个强而有力的【工具】,他甜言蜜语的挑逗米列娃:“我是多么幸运,找到了你,一个和我平等又和我一样坚强而独立的生灵!除了你,我和任何人待在一起都会感到孤独。” 在长期受到整个社会打压她智慧之后,米列娃没有抵挡住这些糖衣炮弹,与爱因斯坦陷入了热恋,并很快因为怀孕被迫退学。 多么可笑,男性导致女性怀孕他们不必退学,但女性孕育生命却必须得被剥夺受教育的权力。 生下第一个孩子,并独自承担孩子早夭痛苦的米列娃,还是顶着巨大的社会压力嫁给了爱因斯坦。然而她的噩梦才刚刚开始,婚后,爱因斯坦把所有的家务劳动甩给她,一次又一次让她怀孕、妊娠。为了补贴家用,她甚至还办了一个大学生家庭旅店。 而与此同时,爱因斯坦就像个残酷的奴隶主一样,无休无止的令米列娃担任他的图书管理员、计算工具、生育工具、家务工具…… 1901年,爱因斯坦写给米列娃的一封信:“如果要把相对运动课题做成功,只有你能帮助我。我是多么地幸福和自豪!” 1903年,两人结婚时,爱因斯坦在写博士论文时说:“我需要我的妻子,她能为我解开数学上的难题。” 1905年,爱因斯坦提出狭义相对论时,米列娃骄傲地告诉朋友说:“我们完成了一项重要的工作,它能让我丈夫一举成名!” 在一封书信中,他们声称他们共同进行科学研究。另一封中,爱因斯坦用到“我们的研究”而不是“我的研究”。 有关米列娃著作权的争论主要还源于俄国物理学家亚伯兰·约费(Abram Ioffe),据说他曾见过阿尔伯塔的原始文献,署名是“Einstein-Marity”(Marity 是匈牙利语中的“Maric”)。 然而,1905年,爱因斯坦出名了,他发表了《量子论》、《论动体的电动力学》,并解决了光电效应。爱因斯坦的成就有很大的功劳就是离不开妻子米列娃的帮助。做家务之余,米列娃的时间全部用于协助丈夫进行大量的计算,然而在论文即将发表的时候,爱因斯坦拒绝加上妻子米列娃的名字。 米列娃很生气地问:“为什么?”爱因斯坦的回答很伤人,他是这样说的:“我们是一体的,爱因斯坦是我们共同的名字。我的荣耀就是你的荣耀,没必要再加上一个名字。” 这就是诡辩! 米列娃身为家庭主妇,没有名望、没有话语权,只能默默忍受。她曾想在男人云集的物理届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却最终被迫成为最卑微无名的家庭主妇。她竭尽全力付出的一切,都不会被人所了解铭记。 1919年,爱因斯坦在多次出轨、提出离婚、并强迫妻子同意恶意婚后协议之后,依然选择了抛弃米列娃,与她离婚。 爱因斯坦为了强迫为他付出一切的米列娃离开他,迫使她同意了以下协议一段时间:最终米列娃无法忍受,同意离婚。协议我放在这里—— (A.保证1.你要保证我的衣服整理地井井有条。2.你要保证按时将三餐送进我的房间。3.你要保证我的卧室和书房保持整洁,特别要提醒你是,我的办公桌别人不得使用。 B.放弃我们之间的一切关系,除非出席社交活动。具体来说,你需要放弃:1.我和你坐在家里。2.我和你一起旅行。 C.与我交往你要遵守以下几点:1.别希望我对你好,还不能发火。2.如果需要,必须立即终止与我的谈话。3.只要我要求,必须无条件地离开卧室或工作间。 D.你有义务在孩子面前不得以语言或动作蔑视我。) 最终,爱因斯坦名利双收、米列娃黯淡退场。她余生的所有收入和积蓄都用于给孩子治病。1948年,米列娃死于一次中风,人们在她的床垫中找到了8万瑞士法朗,这是她为了给小儿子治病殚精竭虑存下来的钱。她被埋在苏黎世一个没有任何记号的坟墓中 。 但我们不应该忘记,在人类物理学的最闪亮一页上,本该是她大放光彩。记住教授的话——米列娃是全校数学成绩最好的学生,比你(爱因斯坦)分数还高。在那些决定了现代物理学的论文里,每一道计算,都闪烁着米列娃的杰出智慧。 她被彻底地剥削与剥夺,而我们永远不该遗忘。

Read More

女巫们为什么要养猫

今天天气实在好,带着猫咪去湖边散步。因为想抄近道找一条此前看到的美丽小径,我们穿过一片人迹罕至的树林。 慢慢就发现林里蛛网和蚊子开始变多,用包包背在胸前的猫咪,本来好奇地四处探头望,忽然把头埋进包里躲起来了。 我们正在笑话她,结果猛然间一阵急促的蹄声,灌木和树叶像被一阵狂风卷起,地面震动,仿佛装甲车开过,三个棕色的大动物跑了过来。我们目瞪口呆地看着,然后意识到这是三头大野猪,每头估计都有80-100公斤重。这三个大家伙喘着粗气,从我们面前10米处跑过去了,它们身后卷起的树叶,好像飞了好久才落地。 我们像傻子一样,站在原地”哇哦“,等猪跑远了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愣了三秒之后,恭恭敬敬地原路退回,退出了山神们的领地。 勃兰登堡州生态很好,有很多野生动物。我们以前在这个林子里见过很大的野猪群和野鹿,但今天这个阵仗,这么近距离地看到如此激动的野猪,第一次让我们意识到这不是闹着玩儿的。不知道野猪们是不是在去打仗的路上,还是我们不小心吓到了它们。 如果猫咪会说话,估计此刻已经把我们骂得狗血淋头了。 回家路上,她在后座儿上昏睡了过去,摊上这么傻的铲屎官,真的靠命。我觉得今天活下来主要是靠她保佑,怪不得女巫们都要养猫呢。

Read More

彩礼多少合适?怎么用?女人说了管用吗?

“近半受访者认同根据经济条件定彩礼”“近半受访者支持女方将彩礼带回小家庭”“彩礼该以女方陪嫁形式返还小家庭吗”“彩礼”每天层出不穷这种无聊话题 每次点开这种话题都很烦躁,永远在纠结数字,永远在纠结【怎么】用……我说,能不能把眼光锚定在【谁拿走了】上面! 如果是小夫妻自己拿走了,爱多少就多少,不就是个小家庭启动金吗。富裕的家庭一掷千金,普通家庭意思意思,贫困家庭不给也罢。 如果钱被女方父母、兄弟拿走了,那就根本不是【彩礼】,而是【人口买卖费】,人口买卖的这种钱直接入刑不就拉倒了。 就,如果你们非得把彩礼的【存在】当成不可被取缔的东西来谈论,那就要首先直面它、承认它很大程度上是女方家庭卖女儿的费用,大概率是穷男娶老婆的唯一途径!!!!老是在说陋习陋习,什么陋习?不就是人口买卖吗!凉山那么多人去“关爱儿童”,谁去处理一下凉山的彩礼问题了!!!直接把这种行为定性为非法,入刑处置就一劳永逸了。谁想跟你们讨论人口买卖的合理性、该付多少金额才合理了??? 如果是人家小家庭的启动金,那就是属于民间私人领域,又关你国家屁事???怎么了,我爱孩子,愿意给孩子组建家庭投点儿钱,还不行吗。所以谁用才是问题的关键,但是为什么每次你们都不问谁拿走了,谁花了!上来就问【定价】??? 你们在讨论什么?人口该卖多少钱合适?卖多少穷男才买得起媳妇???草你大爷的!

Read More

彩礼入刑有多难?

今天多么痛心看到这样一个讨论已经过亿的话题——#花27万彩礼订婚准新娘十余天后自杀身亡# 27万又成了主语,彰显着尊贵,昭示着委屈。毕竟,她只是失去了生命,而他可是失去了一笔巨款啊(还可以拿回来哟) 她的生命,该到哪里去上诉? 男人们只会嗷嗷叫着彩礼可恶,巨婴嚎着让国家发媳妇,打官司要求把他们曾经摇响的钱袋子还给他们……你正儿八经喊着彩礼入刑,立马一问一个不吱声了。他们深知,付彩礼是他们能娶上老婆(奴隶)的最后一扇门。 而只有女人在高喊【彩礼入刑】,只有女性知道父权婚姻那套仪式,说破了天也是人口买卖!彩礼入刑!买卖同罪!牢底坐穿一批,瞬间这种罪恶就消失了!这是一切的根源,这是治本的良方! 但它有多难呢,它意味着关闭底层劣男被分配一个奴隶的最后一道门。【他们】才不舍得把那些女性解救出来。他们硬要女性用血肉去为宏大叙事奠基。 但我们不能停止呼吁——彩礼入刑!彩礼入刑!彩礼入刑!!!买卖同罪!

Read More

中国式独居的难题,不是独立,而是抛弃全能控制

很多时候,所谓的【中国难题】背后都有一只隐形的手,它代表全能与控制——我们渴望全能的政府,治理一切、调停一切,进可抗击全球,退可照顾好每个菜篮子。父母渴望全能的孩子,她们文武全才,体贴入微。孩子渴望全能的父母,他们富甲一方,仿佛哆啦A梦。妻子渴望全能的丈夫,他们事业有成,回家又做小伏低。丈夫渴望全能的妻子,她们能生能养,孝顺听话,却又学历闪光、笑颜解语…… 这一切的一切,都代表了【不接纳】与【狂热控制】。中国人总是不接纳那些不完美的人与事,总是在挑刺儿,却不愿意站出来寻求协商与解决。同时,中式思维又渴望控制住一切,让一切环绕着自己的需求打转。 在中式亲子关系上,这个问题尤为突出。因为亲子关系混杂着无数的情感,无数的生活现实,无数的育儿方案,无数的亲子关系理论。这让中国家庭里的双方,往往都既迷茫、又不堪重负。父母总充满挫败,子女总满怀歉疚。最终解决这个拨乱的毛线球一样混乱问题的方案——是拉开物理距离。孩子搬出父母的居所,自己独居。 这时,无论父母是否愿意,他们无法再狂热控制孩子,而孩子无论如何思念,她们开始生长出人格边界。 在一起住十几年几十年解不开的难题,突然有了一个解。或许它不是最优解,那要看你对人生的期待,有多少落在依赖上,有多少落在自由上。答案专属于你个人。 但即便最依赖父母的孩子,终有一天要面对父母的离去。而即便再狂热控制孩子的父母,也总会垂垂老矣至捏不住掌中的鸟儿。在那之前,我建议年轻人还是提早地、主动地、预演式地,去生长出自我的人格,和人格之间的边界。 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全能与控制上。因为归根结底,这世间不存在全能,也没有灵魂能真的臣服于彻底控制。

Read More

我太热爱自己的性别了

今儿看到一个话题#性别互换后的世界# 作为一个骨灰级科幻爱好者,看到【性别互换】这个话题,实在是有些小激动的。在这个母题下,无数可能性与世界线可以绚烂展开。 但是,在我正式进入这个头脑风暴之前,我短暂的沉静了下来。我想到了一些别的,涌动在我心底的思绪…… 我第一时间陷入的沉思里,第一时间萌发的强烈情感冲动竟然是——性别互换?我想换什么呢? 是可以肆意剥削他人、压迫他人的特权吗?是夺取就是比另外一群人更多的资源吗?是抛弃自己创生的神力去【收割】他人的子女吗?不!那从来不是我想要的。 我太热爱自己的性别了,尽管她备受压迫与剥削,轻视与倾轧……但她是我灵魂的安处,我力量的源泉,我创造的灵感。【如果】可以有一万种创意…… 但在现实中。她,千金不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