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以为自己已经活在了能够自由选择的时代,但为什么今天的中国,又重新出现了庞大的说亲“产业”?进城务工的年轻人,春节期间回到家乡,在20多天里,由媒婆牵线,匆忙挑选、决定和订婚,决定一个终身关系。在这个草率的过程中,女性似乎又得到一些短暂的自主权,性别权力不对等似乎得到了缓解,但我们能信任这样的缓解吗?

著名作家梁鸿来到海马星球,给我们讲述了她在故乡梁庄和离开故乡的女性经验,以及她在过去一年多里受到的“米兔“的启发:“我以为很多这些问题是女性才会遇到的,但没想到城里中产阶级女性也一样。“欢迎来听听她对日常生活中践行平权的一些建议。

梁鸿著作:

《出梁庄记》

《中国在梁庄》

《四象》

《沉默的海:我渴望“米兔”一直走下去》http://www.sohu.com/a/244660514_100152450

《性别意识是一种基本的社会意识》http://www.sohu.com/a/325899194_595443

推荐书籍:

阿特伍德《使女的故事》

伍尔夫《一个人的房间》

福柯《规训与惩罚》、《性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