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父权社会以父系家庭切断母女纽带、隔离女性之前,母女关系本是世上最强大的联盟。母女关系始于带着卵子的母亲的胚胎成型于祖母子宫之时,存在于女性生命的每一个有意识和无意识的时刻。母女之间的纽带如海浪,如涟漪,如莲花与莲蓬,它为女性的丰沛情感奠定基础,深深影响她们与自身和其他女性乃至世界的关系。

因为母亲承受着父权社会里无孔不入的压力,她常常无意中给女儿转嫁这些压力。因此父权社会之中的母女关系,多数难以避免不同程度的回避、争夺、嫉妒、辛酸、猜忌、愤怒、误解等痛苦。母女都渴望对方的爱,但她们的情感却无法流通,就像炽热的岩浆与海水相互奔赴,却只能凝结为丑陋僵硬的黑色礁石,堆积越高,彼此阻隔。

如何能重新浇灌出世上最强大的联盟?大狮姊再次作客海马星球,进行了非常抽象的一次对话。正如博主川A1234567的名句——“人类失去母亲,已经太久了”,人类需要找回她们的母亲,而这或许可以从每个女性找回自己流动的情感开始。

本期关键词:

母兽

情感自然流动

脐轮

卵巢与女性三代的“三位一体”

艺术家付晓桐

15 comments on “找回人类的母亲

  1. 吗喽勇闯校园 says:

    耶耶耶!更新了!

  2. Paulline says: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妈妈在我面前抱怨我爸,抱怨婚姻,抱怨做不完的家务,抱怨各种不公平,这种抱怨一直持续到现在。结果上周回老家,我的妈妈告诉我,她这辈子和我爸过的很幸福,催我赶紧找个人结婚。我:??? 当时非常愤怒!!!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我一直因为母亲的抱怨而苛责自己,我做了很多事情想把她从痛苦的婚姻拯救出来,结果她说自己很幸福。在学习女性主义的路上,我无数次把桌子掀翻了,我训练出了攻击性,但面对眼前的这个母亲,瞬间无能为力。

    1. seahorse1 says:

      挺好,她自己都说了自己幸福,以后再别给你抱怨,再抱怨你就说你不参与父母的情感游戏。

  3. 灵一 says:

    哇哇哇,一睡醒就更新了!简直是心有灵犀!!!

  4. Anemone says:

    成为了女妈宝是命运给我的唯一的慷慨。

    1. seahorse1 says:

      一定是很高级的前辈子修行吧哈哈哈

  5. lola says:

    觉得爸爸是多余的人,我7、8岁的时候也有同样的感受。我很享受放学后、我妈下班后,我们一起度过的晚上。只要我爸说要回来吃饭,我就会很恐惧,不开心。我也很想喜欢,我妈带着我去别的阿姨家,和别人家的妹妹一起玩,特别快乐。我小时候对我爸就是非常厌恶,因为他抽烟,还会喝了酒在家里吐,我妈就要去打扫。

    但到了长大之后,我开始感觉到我妈将父权制的压力传达到我身上,包括要求我化妆、催婚、否认我取得的成就。我和我妈小时候亲密的关系就破裂了,进入了回避的状态,我还曾因为这个感到愧疚,我想亲近明明,但又不得不远离她,不然我会持续吸收她的焦虑。

    1. seahorse1 says:

      需要愧疚的是妈妈,不是你。远离她是对的。

  6. lucky says:

    为什么最新的两期apple podcast上都没有同步哇

    1. seahorse1 says:

      我看是有的呀….

  7. Yam says:

    我妈是我们家唯一一个至今还感性、文艺的人,虽然是“老派”、“过时”的那种。每次看到她以各种方式抒情,我都感觉很尴尬,甚至嫌弃。后来想,从小我只要表达感性,都会被其他强势的女性亲属阴阳怪气地压制。“你怎么跟你妈一样”,“你越来越像你妈了”成了一句有巨大羞耻感的攻击。现在我也逐渐内化了这种钢铁意志,开始站在我妈的对立面,和强势的女性亲属一起嫌弃她。那些世俗成功的女性亲属,靠着“像男人一样思考”才生存下来,自然不会轻易表现对逝去女性气质的惋惜。

  8. Milly says:

    我和我妈妈关系很好,像是朋友一样,从小我就什么心思都和妈妈聊,可以说也是比较恋母,比较妈宝(我总觉得这个词很贬义)。我的妈妈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女性,她思想开明,与时俱进,善于学习,在我的影响下也接触了很多女权知识,也接受我不结婚不恋爱的状态。这方面我应该算是比较幸福的。
    但与此同时,我心里却怀着很重的罪恶感,越是亲近妈妈,我越觉得罪恶。因为我会觉得自己没能力找到其他好朋友,就只能找妈妈(其实我倒也不缺好朋友),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够成熟的。身边的大多数人,亲戚,朋友,都曾跟我释放过“过于亲近母亲是不成熟没能力”等等信号,导致我内心的罪恶感长期挥之不去。(但我觉得也许他们的意思是暗示我多谈恋爱才是正经事)。
    被罪恶感驱使,想来从小到大,我都在努力证明自己是一个“成熟的人”。努力学习,努力工作,追求自己的爱好,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为了追求理想,我辞职出国学习艺术,一个人在国外三年也活得很好。仔细想来,我好像也不是不成熟吧。
    记得在英国打工换宿的时候,我住的那户人家的女主人是位有着两个女儿的全职太太,我跟她说了我的这种罪恶感,她说:“不是每个女儿都能和妈妈开怀畅聊的,你们这样不是很好吗。”那一刻我觉得,好像很有道理啊?
    话说,接触女权知识后,我发现身边的男的都烂的像屎,很多人说话做事情商极低,但他们好像真的很自信,从来没有过觉得自己不成熟。

  9. Samantha says:

    每次听海马星球,就像找到了自己的精神母亲。

  10. 麦当劳 says:

    人类失去母亲太久了,天下苦男久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