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逢黑姐妹

昨晚(6月29日)跟俩美国黑人radfem姐妹聊天,超级有趣。 这俩姐妹一起住,一起开公司,各自有一个女儿,一起养大,跟原生家庭的母父和三个兄弟保持距离。 讲到男性暴力的时候,姐姐忽然慢悠悠、抑扬顿挫地说:“我是个卑鄙的女人,你知道吗,男人要是敢打我,他吃我做的饭,就会死。”我瞬间觉得打通了次元壁

🤣

她又慢悠悠讲到自己8岁的时候,还不怎么懂事儿呢,有个叔叔就跟她说:“要是有男人对你用强,你记住,你就死死死抓住他的蛋蛋,不要松手,不要松手,使劲儿拽,拽到里头断了,他就得死。” 我可太喜欢她们的劲儿了:健壮高大的身体,富有音乐感的语音,人均影星的表演才能,力透桌背。

当然我们也共同感叹了一下女性之中那些因为追随男人而损害女性群体利益的经历。 但从政的妹妹讲了个比较积极的例子:她所在的Conneticut州第三大市的一个女市长,给自己选的班子全员女性,她施行了很多非常明智的政策,比如在暴力对峙事件时派出心理专家参与,对缓解警民冲突非常有效。

怪不得我有个去美国几年的朋友,说她最爱跟黑人女性、尤其是35岁以上的黑人女性交朋友。我觉得可能因为边缘群体经验相似,有一种类似的幽默感,但她们的女性战斗力又比较强(至少胜过小黄楠

🤣

),所以她们一旦成熟,就会有很多感受和有用的经验可以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