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儒斯林社会女权主义者的青山

熟读近代史,会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历史命运。比如1949年这个命运分水岭,留在国内的各行各业的优秀人才,都被耽误了一辈子,什么成果也没做出来(除了造了个原子弹维护了一个极权政体),而他们跑到海外的朋友和家人,在改革开放后回到中国,看到他们蹉跎一生,都万分唏嘘。

比如傅聪的弟弟傅敏,一个优秀的外交官人选,因为父亲傅雷被打成右派,只能去做了英语老师,最后父母自杀,他也被红卫兵拖去殴打,自杀几次未遂,接着被更狠地批斗,勉强活下来,他在英国的哥哥傅聪则成为了世界知名钢琴家。在纳粹化的国家历史上,这类故事不胜枚举。

我之所以从不鼓动任何女性以卵击石,是因为我深知历史的无情。既然女权无国界,那么在中文世界的女性,如果有力量和天分觉醒,成为少数的女权主义者,她们对儒斯林世界就是宝贵的青山。她们留下来,在世界任何地方继续思考、传播和创造的工作,对整个儒斯林世界都是宝贵的遗产,比以身填粪坑有价值。

中文世界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权主义者,有一些人读了很多西方的近代历史,可以熟练地引经据典。但她们对纳粹德国的熟悉程度,超过了对现当代中国历史的熟悉程度。后者的残暴、混乱和对女性的迫害,没有出现在审查过的历史书和具有宣传功能的历史课本里,因此中文女权界会有很多对本国的良好幻觉和期待。

她们完全不知道49年后为了毛一句“人多力量大”而举国限制避孕、导致很多女性被迫生育+工作劳累+政治运动劳累而造成子宫脱垂,不得不田间劳动时不时将子宫塞回体内的历史,切除子宫因此成了50年代的普遍手术。也不知道女性被高层男性随意捕猎、玩弄甚至残害的历史,而这些女性的悲剧,被抹得干干净净。

文革与纳粹运动其实高度相似。今日中国纳粹化的加速(所谓“文革2.0”)还得到了人工智能和多余的数千万男人的助力,自然会更加恶化女性的环境。任何稍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声音,不仅在未来会被噤声,发声者承受的代价也会更沉重和残酷。这个未来,从近代历史上是可以看到的。

在这个加速重返黑暗的时代里,个人的作用微乎其微。只有当列维坦被自身的疯狂和重力压碎之后,理智才能重新回到人群之中。我们时代的儒斯林社会里,会出现自己的汉娜阿伦特,但她需要先离开疯狂的大陆,保全自己的思考能力和自由。

我们时代的汉娜阿伦特们,对当下的反思会更加彻底,跳出几千年男权的框架去批判过去、构建未来。通过女本位思维、纯女社区的尝试、性别分离主义的践行等等,借助现代科技手段,帮助女性走出几千年鬼打墙,不再被奴役,不再给自毁的Y基因陪绑,这美好的可能性,无穷无尽。

29 comments on “留下儒斯林社会女权主义者的青山

  1. Black Trigger says:

    谢谢您给我们希望 我现在在上高中 我对未来有很多的想法 我想要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1. seahorse1 says:

      好好读书,希望你也能出国来,体会一下相对自由的空气。

  2. 西瓜 says:

    姐姐,我想哭,围城里步步紧逼,太令人绝望了

    1. seahorse1 says:

      时代紧逼,找到自己的角落,赚钱守家,阅读女权书籍,思考,健身运动练攻击性的运动,让自己健康地度过乱世。

      1. tudou says:

        姐姐们性别与种姓那期真的让我醍醐灌顶,一下子明白了如何在父权社会中自处以及和父权体系内的人相处。非常适用于想run但因为国内有太多羁绊没法run的我(我妈妈很爱我,但她只想留在这里,我放心不下,倒不是出于孝顺之类的)同时也想知道姐妹们是如何处理这些羁绊的?不过我也去不了欧洲美加这些地区,太贵,还有哪些地方值得去呢。我会好好读书好好赚钱的,谢谢海马星球,谢谢里雯姐姐。

        1. seahorse1 says:

          国内形势已经非常紧张了,再不跑,可能就一辈子要牺牲自由,为妈妈陪葬了。
          如果你妈妈真的爱你,她应该支持你跑。如果她不支持,宁愿让你陪葬,那么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妈妈。
          我作为一个妈妈,有资格说这个话。
          出国可以考虑职业教育这条路,不用很贵。来德国学护理专业,学习期间就算工作,有收入。就是辛苦一些。但过几年拿到绿卡,就可以自由地找其他工作。

          1. tudou says:

            谢谢里雯姐,正好我马上本科毕业了,接下来也会好好收集出国信息的,然后学德语。辛苦一点我不怕,因为是我主动选择的,而不是被迫辛苦还要感恩戴德。刚刚去搜了搜双元制发现好多都是中介在打广告,可能是我目前信息筛选能力还是太弱了🥲(如果可以的话您能在节目里讲讲关于run这方面内容吗

          2. seahorse1 says:

            学会搜集有效信息,就需要学会翻墙。
            先试试学会翻墙,然后在谷歌上找此类专门交流的社区来了解。
            Run的门会越来越窄,一般私下小群里讲,会更好一些,免得男人也来蹭知识。

          3. seahorse1 says:

            双元制教育,你可以用英文来搜索谷歌,有很多详细介绍的。
            遇到德语内容,用机器翻译也可以的。

          4. tudou says:

            姐姐我还担心门马上关了 我会不会来不及了

          5. seahorse1 says:

            还有窗口期,出国留学还可以,但越快准备越好。加油。

          6. tudou says:

            姐姐我开始学习德语了,虽然大环境无法控制,但我尽可能做好我能做的,万一呢。我将逃离这个单一的评价体系,逃离越来越压抑女性的大环境,呼吸更自由的空气。

          7. Catherine says:

            私以为,出国很难,因为背景很普通,想着出国怎么可以生活,所以就没想过,是否真如文字所说,只要想,就能成。

          8. seahorse1 says:

            建议先学会翻墙,然后用谷歌来搜索你想了解的关键词,顺藤摸瓜搜索信息。

        2. suki says:

          自从开始接触RedFem,我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遇到欺压,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委屈地大哭,觉得自己是个受害者好可怜,而是想办法反抗、走出困境,让自己变得更强。但是看到姐妹说围城里步步紧逼太绝望了但妈妈很爱自己国内太多羁绊没办法润,我真的忍不住哭出来。我跟我妈妈的关系也很好,她是一只战斗力充沛的母老虎,人生信奉两句话:“丢了棍子狗要咬人”、“嘴嚼(凶,会骂人)当三幅锭子(拳头)”,1米5不到80斤的妈妈,男同事嬉皮笑脸开她玩笑她就一盆水泼过去,领导借调整位置摸她肩膀她就一肘子拐领导胸口,我真的非常敬佩她,觉醒后也在有意识地学习她处理事情的方式、吸收她的力量。她很爱我,无论我做什么都支持我,如果我要润,她一定会全力帮助我,但我真的不忍心留她一个人在国内,或者这么大年纪了还要跟着我连根拔起去到一个陌生的、语言不通的国家。
          写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对于润这件事,我可能还是没有严肃地考虑起来,所以从来没有去专门搜集过信息、了解情况,到底有没有适合我的方式。

          1. seahorse1 says:

            我建议你把自己当作一个爱女儿的妈妈想一想,如果你有一个女儿,你会希望她留在你身边,跟你过一辈子同样压抑的生活,还是更愿意女儿展翅高飞,去过一个她这辈子都无法想象的自由生活。

  3. Epiphany says:

    我现在36岁了,我想离开这个窒息的社会。

  4. bigfish says:

    希望自己快点出去吧真的累了。看不到希望很难过,很无助。

  5. 韩宇航 says:

    姐姐,谢谢您让我这个没出过国的女生意识到原来女生可以这样子,可以这样活

  6. fsp says:

    如果想了解这片土地上被隐藏的那些压迫女性的历史应该到哪里了解呢?

    1. seahorse1 says:

      到微博上关注一些打拳的女权博主就行了,从我的微博@孔雀岛六点关门 里去顺藤摸瓜,看看吧。现状就够触目惊心的。

      1. fsp says:

        好的,谢谢里雯姐。

  7. Esther says:

    姐姐,好痛苦,我不该跟我妈讨论国内的性别问题,我甚至只是说了一下职场上的歧视,我妈就质问我“你跟我说你长这么大你受过这种歧视吗?你努力不都是得到回报了吗?你太偏激了!你先去努力之后被歧视了再来说这些吧!”
    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看到前面有坑,我不能说那是坑一定要才进去被坑害过才可以说是吗?
    哪怕是现在越来越严峻的形式我妈也说国家还在发展中,这么做肯定是有别的安排,你去哪里都会有阴暗面,你太偏激出发点就错了
    我现在真的很难受,我不想这样说但是真的感觉自己被吸了一样

    1. witch says:

      bb,姐姐最新一篇的题目很好,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在干啥(hug)

    2. seahorse1 says:

      放弃你对妈妈的幻想,你在她眼里的分量不足,所以你说什么都没用。
      让自己作为孩子的心凉下来,因为你妈妈已经不是你妈妈了,她在那一刻,只是她身边男权社会集体意志的载体。
      只对看重你话语的人敞开自己的深层次思考,你看到的是现实,只是不幸盐碱地里没几个看得见的人。

  8. Joanne says:

    人在sh,最近几个月环顾周遭发现自己20年的人生遍布着谎言。墙内的社交媒体乌烟瘴气没有真话到处404,翻出来才能稍稍知道自己在什么样的处境,多么搞笑。现在在读外语专业,将来一定要去墙外走走,想办法留下。

  9. Mengni says:

    26岁了,再攒一年钱,同时开始准备去荷兰留学,不想回来了

    1. seahorse1 says:

      在欧洲等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