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dcast: seahorseplanet.net

“阴险的”女神节:父权资本主义是什么

当淘宝的“女神节“广告里大眼肤白没有毛孔的女星广告闪耀在每一个屏幕; 当“女人不要太拼命工作,要平衡家庭和事业“的劝诫灌满耳朵; 当新一代女孩沦为时尚品牌的奴隶,彼此鄙视和审视; 当职业女性和家庭妇女矛盾地互相打量; 当自媒体用“买买买我骄傲”这种看似女权其实是诱惑消费的口号消解你的警惕…… 这背后都有父权资本主义的逻辑和运作。父权资本主义是一个非常值得了解的词。在西方,它有了上百年的发展历史,在中国,它的壮大不过40年。 当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共产主义大锅饭在70年代末正式失效,它开始成为一种新的意识形态替代物,虽然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它是什么意思,但它的确影响着每一个女性的行为、想象、价值判断和自我期待。 从共产主义和集体主义的约束里走出来,很多女性又不知不觉地陷入了父权资本主义的枷锁,也通过这些影响间接约束着她们的伴侣,让每一点想象和行为的自由都被剥夺。 而新一代的女性,因为没有经历过没有父权资本主义的自由,很多人都无法想象这种自由的美好。 孟冰纯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副教授、媒体与传播系副主任,我们和她一起,从70年代的成长经验到今天的观察,追溯和比较中国与欧美之间的父权资本主义的发展和个人体会,看看体制、技术、市场与社会阶层之间的关系,以及我们怎么可以去从中获得摆脱枷锁的思考工具。 Patriarchal Capit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Gendered Discourse of ‘Double Eleven’ Shopping Festival, Bingchun Meng and Yanning Huang Mothers: An Essay on Love and Cruelty, Jacqueline Rose Witches Witch-Hunting, and Women, Silvia Federici Patriarchy and Accumulation on a World Scale, Maria Mies

Read More

当女孩们阅读文学的时候,她们在读什么?

她们在读自己的命运。 在前互联网时代,文学曾经是成长期最重要的指导,她们在其中认识自己、学习社会关系、了解世界提供的机会、想象爱情和定义自我价值。可惜的是,在千年父权文化的传统中,为女性设立的行为模范和可能性非常有限,文学里交杂了蜜和刺、安慰和恐吓。她们就像预言巫师和被观察的龟甲一样,和自己的阅读相互塑造,被挫败或鼓舞,受到启发或被熄灭。 在推崇碎片化阅读和刺激性娱乐的世界里,为什么还要阅读严肃文学呢?海马星球和《艺术新闻》主编叶滢一起,从《那不勒斯四部曲》开始,回忆了80年代到今天的文学书籍对包括自己在内的女性的影响。在那个信息相对贫瘠的年代,女孩们怎么选择文学作品,从阅读中汲取经验、力量和灵感,为什么直到今天依然如此——为什么还要继续阅读文学、体验广泛的情感、了解自由的多种可能,和拥抱文学的引诱而去冒险,甚至创造属于你的文学。 本期节目提到的作家、书籍和电视剧: 费兰特《那不勒斯四部曲》 林白《一个人的战争》 张爱玲《金锁记》《十八春》 夏洛蒂 · 勃朗特《简爱》 艾米莉·勃朗特《呼啸山庄》 方芳《桃花灿烂》 李昂《杀夫》 莱昂内尔·特里林《知性乃道德责任》 三毛的所有作品 龙应台的所有作品 苏珊桑塔格的所有作品 亦舒小说 曹雪芹《红楼梦》 美国电视剧《欲望都市》 英国电视剧《抵押Collateral》 马尔科姆·考利《流放者归来》 莫里斯·迪克斯坦《伊甸园之门》

Read More

从工厂女工到“程序媛”

小赖是一个“程序媛”,也就是女性计算机程序员。很多人不知道,女程序员曾经主导了早期计算机编程领域,接着被驱赶和遮蔽,如今她们的人数又在21世纪开始默默增长, 在农村长大的小赖的经历着更为特别:为了尽早离开重男轻女的家庭,她没有选择上高中,而是上了职业学校,为的是尽早离家工作,获得经济独立。一开始,她和千千万万农村女孩一样,在工厂流水线上做着非常机械辛苦的工作。 本期海马星球里,我们会听她讲述自己怎么一步步通过学习改变命运,成了一个成功的程序员。她在自己的工作环境里发现了什么》还有哪些女性和关注女性赋权的男性在塑造更多的“程序媛”? 在节目中提到的一些故事,链接如下: 《编程本是女性的天下,为何现在被男性主导》http://www.sohu.com/a/243692587_550943 讲述美国航天局Nasa女程序员历史的电影《隐藏人物》:https://m.sohu.com/n/484698852/ 《她的一串代码让人类登月,两次化解航天灾难》: https://zhuanlan.zhihu.com/p/29450966 陈斌的“程序媛”计划:http://www.xinhuanet.com/tech/2017-10/31/c_1121880894.htm 硅谷女性遭遇的不公待遇和她们的反击努力:https://mp.weixin.qq.com/s/tikaOxNVllNaB_97OU-sPQ

Read More

猎物真的在“猎巫”吗?

2017年,好莱坞大牌制片人Harvey Weinstein被多名女星举报性骚扰和性侵犯。因为明星效应,一个名叫“Metoo”的反性骚扰和性侵运动轰轰烈烈地扩展到各球和各行业。事实上,这个运动是12年前被开启的,但过了这么长时间,曾经被有权力的人觊觎的猎物们,才联合起来进行反抗。 很快,我们又看到了对Metoo运动的剧烈批评,指责这个运动和中世纪的“猎巫”运动一样,不分青红皂白,甚至伤害了人们调情的权利。 Metoo运动看起来轰轰烈烈,但它到底有多少真实的效果?它是过度清洗,还是只揭开了冰山一角?它究竟和猎巫运动有哪些区别?我们和来自柏林的建筑师蔡为一起,从全球建筑界正在掀起的Metoo运动一份黑名单开始,讨论了这些关键的问题。 欢迎来到海马星球,更欢迎共建海马星球。请给我们留言,说说你的Metoo。

Read More

一个拉拉眼里的中国异性恋世界

一个有不同取向的女性,在异性恋世界里成长,是个什么感受?本期节目我们来听听界面新闻正午栏目副主编郭玉洁的亲身经历。 很多时候,就像《纸牌屋》里的台词说的那样,“什么都跟性有关,而性只跟权力有关”。郭玉洁的身份,使她更容易看清异性恋世界里,权力关系带来的奇怪之处,尤其是被驯化的女性下意识地对男性的讨好。英国社会学大家安东尼.吉登斯甚至在《亲密关系的变革》里说,也许拉拉的伴侣关系才代表了未来更平等的关系模式。 作为两位长期在媒体工作的女性,我们也探讨了一下在媒体生涯里的亲身遭遇。不同的故事,你可能也会感同身受。

Read More

女人的友谊为什么总是被贬低?

哲学家尼采在《查拉斯图如是说》里的一句话:“女人还无法胜任友谊:女人仍然是小猫、小鸟。或者,顶多是母牛而已。” 从古至今,从哲学文学到大众传媒,还经常可见“女人没有真正的友谊”这样的论断。女性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友谊,为什么它总是被贬低? 著名媒体人闾丘露薇来到海马星球,跟我们聊了聊这个话题,开启了海马星球的序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