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来自中国的年轻男性,如何在德国成为女权主义者,又如何与德国中学生在课堂上交流现代性别观念?

柏林的伦理宗教课老师颜展来到海马星球,快乐地谈了一个下午。

我们谈到政治与特权的关系:从中国到德国,特权的作用会相对减弱,也导致一些海外留学生会觉得“玩不转”,进而怀念中国的规则。性别政治也是政治的一部分,自然也包含其中。

进步是不是可能的?这是一个信念问题,而信念创造现实。

终极正义的概念是遥远的,也无法定义,无需为此争论不休。所有的平权运动,无论关于性别,还是种族、地域……都可以借鉴这个原则:带着希望去努力,让今天比昨天更好。这就够了。

节目中的部分话题和索引: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正义的理念 On Justice》: 我们没有必要去论证什么是终极的公正,我们只需要一步步地变得更好。

《安妮日记》:不仅是对纳粹的控诉,更重要的是关于女性的成长

诺贝尔奖得主尤努斯在孟加拉贫困人口中实行的小额贷款,他尤其强调女性获取贷款后的优异表现:https://www.douban.com/note/301477529/

在亲密关系之中的爱和权力关系

丧偶式育儿

美国女q主义者Sarah Grimké:”我并不为我的性别要求特权。我不放弃对平等的主张。我对兄弟们所要求的无非是请他们把脚从我们的脖子上拿开,让我们能够直起身来。”“But I ask no favors for my sex. I surrender not our claim to equality. All I ask of our brethren is, that they will take their feet from off our necks, and permit us to stand upright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